從「不讓你開會」到「強迫你開會」

【聯合報╱社論】   2014.05.01

反核戰火遍地開花,少數民眾除了動輒阻擋交通要道,更不斷動用車輛和人員包圍立法院,要求立委通過他們的主張。民進黨立委蕭美琴忍無可忍問:「這種圍堵和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是我們捍衛的價值嗎?」台北市長郝龍斌也痛斥,反核群眾動輒癱瘓交通,形同綁架台北市民。

從三一八反服貿學生占領立法院,到近日反核四民眾游擊式的街頭運動,政治與社會衝突越演越烈,難以收拾。儘管抗爭群眾表現得理直氣壯,自認為「造反有理」;但觀察他們使用的手段,不僅已難以自圓其說,更戕害了台灣民主。

最明顯的對照是,太陽花學運訴求「反服貿」,卻以占領立法院為手段,目的是「不讓你開會」,長達廿四天。而新一波以「公投盟」成員為主的反核行動,其運用的手段卻是包圍立法院,限制立法委員和行政官員進出,要把他們關在立法院內「強迫你開會」,希望達成廢核目標。「不讓你開會」,是透過占領手段強迫國會停止運作;「強迫你開會」,是對立委進行威嚇及人身強制,要對方依自己的要求通過法案。

從「不讓你開會」,到「強迫你開會」,不僅暴露了街頭民眾反覆不定的性格,更反映了他們的霸道。外界也許不必一律視之為「暴民」,但採取占據國會或對國會議員進行包圍威脅的方式,以達成自己的訴求,無論如何,都是赤裸裸的「反民主」行為。這種作法,對持不同意見的人毫無尊重,也踐踏了台灣民主體制已經建立的法制、代議政治和公投程序。

不論服貿、核四或其他議題,都是民主社會應該公開討論、且允許有不同意見的公共議題。遇上歧見嚴重時要如何折衷,可經由國會代議的辯論、角力、表決等方式解決,或者透過更直接的公民投票決定。但最近街頭的抗爭者,卻企圖剝奪這些議題的討論空間,用群眾上街的方式來凌壓反對者的意見,甚至要求他人必須表態選邊,許多人連「不表達意見」的自由都失去。這已經是不折不扣的「民主逆流」了。

在學運領袖陳為廷的臉書上,說明了群眾「占領忠孝西路」的理論。他要求民眾必須理解反核者的訴求,因為「在核能這個生死議題上,作為一個人,我們無可迴避,都必須做出選擇。」這段話,和反核團體高倡的「我是人,我反核」的腔調一樣,基本否定了人們「不支持」反核的自由,甚至認為「不反核」就「不配作為一個人」。

在這種思維下,占領立法院或占領忠孝西路、攻占行政院,甚至禁食、禁止立委進出立院,示威群眾都自以為是代表「絕對正義」的一方,反對者或不表態者則都是「不正義」。從「不讓立委開會,不能通過服貿」;到包圍立法院,到「強迫立委開會,通過立即廢核」,可說是台灣民主逆流的一次大躍進、大升級。

這樣的想法和作法如果持續發酵、放大,後果不堪想像。一九三八年希特勒在德奧兩國就德奧合併進行公投,但在納粹投票委員的監視下,人民不敢不投票,更不敢投下反對票,最後以百分之九十九的投票率、百分之九十九點七的支持率,將奧地利強行併入德國。用民主形式包裝民粹暴力,這個例子堪稱經典。

反服貿、反核四抗爭者高呼「公民不服從」、「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訴求民主,作法卻是「反民主」。如果國家公權力任由他們恫嚇,民主法治的淪喪將伊於胡底?如果這些人未來掌握公權力機器,台灣不會陷入恐怖統治的深淵嗎?事實上,在「占領忠孝西路」行動中,有些群眾抱著幼兒充當盾牌在那裡靜坐;說好聽反核是「為了下一代」,然而,還未遇上核災,父母已將孩子置於險境,究竟是誰比較殘酷?

反服貿學運時,社會大眾對「公民力量的崛起」深受震懾;但回過神來,人們應了解「公民力量」的前提仍應服膺民主與法治,否則,就會變成一批批群眾在街頭聲張自己以為的正義。當美其名的「公民力量」變成脫序、恫嚇與壓迫的溫床,真正的公民力量就應斷然唾棄,讓民主重回正軌。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