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只是搖醒台灣 最大的困難還沒來!」

今周刊 904期    撰文 / 賴筱凡、何佩珊   2014/04/17

他是和碩董事長童子賢,也是公視董事童子賢,更是電腦公會理事長童子賢,還是兩個孩子爸爸的童子賢。他因為關懷學生、炮轟公視,被貼上「反服貿」標籤;他又因刊登廣告、慰問警察,被貼上「反反服貿」的標籤。

角色衝突的他,為何會在學運後說,台灣最大的困難還沒來?

台灣到底該何去何從,現在參與學運的年輕一輩想清楚了沒有?「眼前除了服貿,台灣還有核四要不要運轉?核一、核二、核三要不要除役?貧富不均、土地建商爭議、稅制改革、代議制度失靈等問題;這些議題慢則二十年、快則十年,都要交到這些年輕人手上。」

殘酷的是,今日年輕人所秉持的立場,在二十年後,真正走入社會,每日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時,經濟衰退造成的貧賤夫妻百事哀,還能讓年輕人堅持今日的立場嗎?

「你以為現在經濟衰退很嚴重?我敢保證,十年後會更嚴重,你的貧窮感與相對剝奪感,都會比現在更大。」童子賢挑明地說,「你現在可以喊著要尊嚴,但二十年後,小孩子學費付不出來、奶粉錢付不出來、媽媽生病沒有錢看病時,你會怎麼抉擇?」

所以童子賢說,「年輕人,你們還沒遇到真正的挑戰。」

這就像前幾年,大家將前總統陳水扁捧在手上,紅衫軍時,又棄如敝屣;前幾年,被捧在手上的人物換成了馬英九,黑衫軍時,又遭到唾棄。「那你們有把握今天捧著的林飛帆與陳為廷,有一天不會像陳水扁、馬英九嗎?」

這些矛盾與困難,都不是二十四天的群眾運動喊一喊口號,就會有解方,而是要有更理性的策略與長久、持續的努力。

談 面對中國:

搞民族主義就像是喝烈酒,天亮醒來以後,剩下的只有頭痛。

童子賢說,年輕人用力喊出訴求與意見,因而抗議靜坐,或是占據立院,「這些都很好,但如果年輕人要占領行政機關,那我不認同。」「萬一他們占領行政院後,又去衝國防部、總統府、軍事基地呢?」

童子賢緩了緩語氣,「對年輕人,我還是得說,你們必須學著去面對中國。」

行政院衝突後,激進的聲音開始出來,從反黑箱服貿、反對國家暴力,甚至到反馬、反中,最讓他憂慮的是,這會不會把台灣帶往民族主義的極端?

「如果你主張的只是民族主義,聚在一起要玩的只是反中,那我沒有興趣跟你搖旗吶喊。」童子賢從來就不贊成將服貿議題投射成反中、恐中,「套句村上春樹講的話搞民族主義就像是喝烈酒,天亮醒來以後,剩下的只有頭痛。」

他能理解香港的前車之鑑,中國的崛起讓年輕人憂慮,但反中是一個很嚴重的議題,「中國人在地球上占了五分之一的人口,你打算一輩子反中嗎?」童子賢這麼反問著。

他舉例,當學生們在黑暗中搖著手機,齊聲合唱〈島嶼天光〉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這些手機都是中國製造?「我開玩笑說,林飛帆的綠色軍外套你翻翻看,八成機會也是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

台灣身為世界公民的一員,必須認清一件事,「台灣在地球村裡要扮演什麼角色,不一定是你說了算,你得聽美國的、聽中國的。」至於是要開放或鎖國,擁抱左派或右派,童子賢沒有馬上給答案,我們都必須有更多耐心與包容,共同去追求彼此的最大公約數,那對台灣來說才是最好的。 

童子賢
出生:1960年
現職:和碩董事長
經歷:華碩創辦人、宏碁電腦工程師
學歷:台北工專電子科、北科大電腦通訊與控制研究所碩士
家庭:已婚,一子一女

 

延伸閱讀:  一則年輕人的辯證的文章

這個國家,人人都有責任,不是只有年輕人》by smalltalk

http://smalltalk.xdite.net/posts/194504-everybody-has-responsibility

    文章標籤

    學運 今周刊 童子賢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