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年輕人創造機會提振信心

【經濟日報╱社論】   2014.04.10

太陽花學潮即將從立法院退場,轉進民間遍地開花。本次學潮是以反服貿為訴求,更深層的是對政府施政失去信心;而造就此一現象的基本原因是學生與年輕人覺得屬於他們的末班車(機會)已經開走。這種世代落差,或世代剝削的問題,才更值得探討。

十幾年以前,台灣高度經濟成長,持續的成長帶來希望與信心,機會一直衍生,如同車子一班一班來,此班錯過等下班,大家對未來有著憧憬。當時,創業機會多,不管學歷高低,只要肯努力,皆有可能出頭天。而且,大家傾向追求高成長工作,相對而言,對穩定工作較不青睞。自然就比較不會在意誰賺比較多、誰賺比較少,社會自然較為和諧。

然而,現在年輕人面臨失業率高達14%的窘境,又需接受低薪的挑戰,而且看到我國實質薪資回落16年前的水準,因此對未來失去希望。相對過去而言,雖然大家學歷提高了,但創業機會變少了,大家對穩定的工作趨之若鶩。更有甚者,台灣大都會房價,因炒作與低利率、寬鬆資金的滋養,房價上漲好幾倍。大家試想面對低薪、超高房價,年輕人工作一輩子在台北市等都會區也買不起房子。

在上述因素的交纏下,年輕人覺得屬於他們的末班車已經開走了,未來機會愈來愈渺小;亦即他們覺得這一代的機會比上一代少,而上一代享盡經濟成長的好處,留下債務讓下一代承擔,因此年輕人普遍認為未來會過得比上一代差。在此背景下,對社會事務比較積極,我們可看到年輕人與公民成立眾多關心公共事務的陣線、聯盟,對於社會、政治、經濟事件之爭議、不公平的紛爭,積極參與,構成本次學潮的基礎。

年輕人是國家的根本,創造更多機會給年輕人是政府必要工作。政府至少有三件事要改進:首先「超高房價」是社會普遍不滿的因素。執政黨在2009年將遺贈稅降到10%,本想引導鮭魚返鄉、振興經濟,但是卻引來更多台商、海外人士從台灣金融體系拿取資金炒房,致使大台北房價上漲至三倍。當然超低利率、以公告現值課增值稅亦是滋養炒作的助漲因素。上述因素亦衍生銀行放款集中於營建業與房地產,埋下金融不穩定的火種。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儘早規劃增加平價房屋的供給,例如:新加坡組合屋政策,以及房地產實價課稅的政策來抑制炒房,並且用房地產實價課稅的稅收來支援上述組合屋政策,讓年輕人容易買房。

其次,服務貿易協議整體來說可以提升台灣經濟成長動能,但是從學生、公民之反服貿行動,可以看出仍有許多民眾對於目前執政黨兩岸政策團隊缺乏信心,以及對於兩岸關係仍有所疑慮。未來政府在制定兩岸政策溝通說明時不能只著重對我方有利的一面,更必須有兼顧不利一面與相關配套措施,並且有效地與人民溝通的細膩政策;例如:分析受害產業的影響狀況,並規劃相關輔導與補助措施。執政者必須深刻體驗制定兩岸經濟、金融政策,只慮及或僅宣傳對台灣有利的功績,而對台灣不利層面,未慮及或未制定補救配套措施,亦無充分溝通,而且也無法說服社會大眾,終致反對力量集結反抗。

再者,近六年台灣投資金額(固定資本形成)有四年是負成長,在經過換算台灣整體實質資本累積在減少,這也是台灣薪資水準低落的原因。

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模式,導致台商之投資、消費愈來愈不在台灣。政府未來還要續推兩岸服務貿易、貨物協議,以及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必須記取教訓,擬定可以實際增加對台灣投資,並讓人民眼睛一亮的好政策,重塑年輕人對政府的信心,才是台灣社會和諧的關鍵。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