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QE延後退場的全球效應

【經濟日報╱社論】   2013.09.20

──後世紀金融海嘯的潮起潮落

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昨天宣布量化寬鬆(QE)暫不退場,美歐股市立即反映上漲,新興巿場必然也鬆口氣,但柏老仍預留隨著經濟復甦,年底前可能退場的空間。自從5月柏南克談到QE退場這四個月來,全球金融市場一直都籠罩在陰霾之中。IMF當局以及在G20峰會中的中國,也都提醒美國謹慎將事,必須考慮到QE退場對全球,特別是新興國家造成的衝擊。

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的QE政策何以必須退場,主要是三個原因。首先,是流動性危機。到今年的9月15日,世紀金融海嘯爆發五周年了。過去五年,發達國家俱樂部G7總債務增加約18兆美元,其中28%約5兆美元是來自美英歐日的QE計畫,但如此龐大的債務只創造了所有G7不過1兆美元的GDP。氾濫的債務及流動性不可能不對通膨構成巨大壓力,因此,只要實體經濟指標(如失業率與通膨率)明顯有所轉佳,就想見好就收。

其次,是債限危機。隨著不斷印鈔購債,美國政府負債日增月漲,時不時就又達到舉債上限,在國會中每每為了該不該再度提高舉債上限激烈爭辯。這對QE的持續構成了愈來愈大的壓力。

第三,是反作用危機。雖然美國運作QE會產生外溢效果,波及他國,但這從來不是影響美國政策的因素。美國達拉斯聯邦準備銀行總裁費雪說得好,只有美國利益才是美國貨幣政策考量的內容。話雖如此,如果美國發現它的政策最終導致他國的麻煩,倒過來,形成反作用,卻又可能傷害到它自己的利益時,不免也會有所收斂。

這最後一條,說到底,就是一種全球化的現象,也是這五年來,全球風水輪流轉的最好解釋。

世紀金融海嘯2008年9月爆發於美國,通過實體經濟萎縮及量寬政策擴張的雙重扭曲效應,兩年後,衝擊到了歐洲,導致歐債危機及歐豬國家的經濟災難;又一年,引發中東及北非國家一連串阿拉伯之春的政經震盪;到了今年,終於波及到了前不久還欣欣向榮的新興國家,印度、印尼、巴西等國紛紛匯率重貶,股價重挫。這樣的風水輪流轉會不會繼續轉下去,或又轉到誰,令人關注。

風水之所以輪流轉,是因為其中存在著三種傳導。一是實體經濟的傳導,二是匯率的傳導,三是資金流動的傳導。三者之間,又互為作用,尤其是後兩者之間。

當初用金融海嘯來形容這個「百年一遇」(索羅斯語)的金融危機,看來是神來之筆。地震引發海嘯,海嘯引發大潮,瞬間大潮掩至,吞噬了一切,瞬間大潮退走,又捲走了一切。

對所有國家尤其是新興國家而言,美、英、歐、日等發達國家採取QE時,流動性氾濫,有如大潮,迎面撲來,難以阻擋,潮水即熱錢蜂擁而入,導致匯率不斷升值,也導致股市及房市一片繁榮。多數新興國家不明其理,猶兀自陶醉其中。如今美國QE難以為繼,決定退場,還在思忖何時及如何退場之際,敏感的金融市場即出現資金回流的現象,不少新興國家匯率立即重貶,估計遲早也將衝擊到股市與匯市。金融海嘯,潮起潮落,新興國家這一回應該是深刻感受到了。

現在各方最關注的是美國QE退場過程中的利率動向。當初美國量寬,引導美國利率下調,與此同時,直接間接也通過「潮起」作用,導致各國利率下調,維持低位。全球經濟出現了五年大體上含有相當虛火的好景。如今,即將反其道而行了。美國量寬退場,利率上調,或遲或早,各國利率也將進入上升周期。於是,有泡沫的,泡沫即將破滅;沒泡沫的,也不免面對經濟增長走緩的壓力。同時,利率作為一種指標,也將重新引導資源的配置,從而引發一系列結構性的調整。這對各國來講,都存在著很多危機、契機與挑戰。對中國大陸而言,中共18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經改方案在即,挑戰度尤高;台灣作為一個小型、依賴度特高的經濟體,亦須保持警惕,做好必要準備,趨吉避凶。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