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走砲柯P與台港中的政治連動

聯合新聞網  udn 鳴人堂   范疇   2014.12.09

2014年的台灣政治大動向,以年初三月份的太陽花學運起頭,至年尾的地方選舉國民黨慘敗告終。同年份的香港政治大動向,由年中的「七一遊行」到九月底的佔中行動,一直持續到今天。而中國方面,整個2014年都處在「有選擇性的全面打擊腐敗」以及「公民消音」的狀態之中,直至年底開除周永康黨籍為止。2014年,台灣和香港的政局,通過青年世代的交互影響,呈現了「互動」的局面,而中國政局雖然沒有直接和台、港互動,但在水面之下卻避不開「連動」,畢竟台、港的動向是中國民族主義下一個繞不過的問題。

太陽花與佔中互動

四月間,在太陽花學運邁入高潮之際,我即在知名港刊上撰文,提醒北京當局,太陽花學運的「世代翻轉」意義大於「反中」意義,如果中國看不到這點,而把太陽花視為一場反中或台獨的純政治運動,那麼將自食苦果,而且苦果不僅是台灣,也是香港。當時該文建議,北京當政者若有任何化解中國未來政治苦難的想法,就應該在太陽花學運尚未轉型之前,肯定青年世代是「未來中國」的希望,倘若北京跨不出這一步,中國等於與整個台灣、香港的青年世代為敵,幾十年難以扳回。

當然,北京的「大人們」聽不進去,甚至根本沒聽到。與此同時,台灣的主政「大人們」,也都根本認不清「世代翻轉」的本質,國民黨在已經腐朽的傳統傲慢以及黨內政治鬥爭之下,不但動作永遠慢一拍,而且還一直打錯拍。

而青年世代沒閑著,台灣青年在「孩子們」這把進可攻、退可守的大傘之下,吃儘了「大人們」的豆腐。這經驗,部份導致了香港的青年世代以為也可以用類似策略吃香港大人們的豆腐,但他們有所失察,香港其實沒有香港大人,只有北京大人,而「北京大人」不是「台灣大人」;台灣大人只求眼前過關,而北京大人的難處卻是歷史過關。

對北京政局的牽動

台、港政治在2014年間的互動,有沒有牽動北京的政局?不但有,而且還不小。香港的「佔中」概念的提出早在2013年,雖然台灣青年的佔領立法院在時間上搶了頭香,但是九月底才爆發的佔中行動,其對中國高層的影響,卻遠遠超過太陽花。其中的道理是,後期太陽花的氛圍雖然轉向反中和台獨,但由於北京的主權從來不及台灣,衝擊再猛烈,也不過是來自體制外的挑戰。而香港就不同了,在中國的主權下,佔中的「真普選」要求,卻是來自體制內的挑戰;在北京的眼裏,台灣雖然難搞,但那究竟只是還飄在空氣中的病毒,而香港卻是自己身體內的病毒。兩年之前,北京對待香港的民主風潮,還寄望于「食補調理」,但經過大量港民至少在精神上支持佔中青年之後,只剩下了兩條路:動外科切除手術,或者進行高強度化療。任一種,都會進一步加深台灣社會對中國的刻板印象。

柯P自走砲與2016

2014年底的地方選舉,民進黨大勝而國民黨大敗,加上一台既威脅國民黨也威脅民進黨的自走砲柯P,2016的台灣大選形勢陷入詭譎,到時究竟是傳統的兩方勢力肉搏,還是三方勢力合縱連橫的新擂台,或許再過半年就能明朗。在那之前,北京只會發揮其「右手畫方、左手畫圓」的特異功能,伴以「一手推一手拉」的水磨功夫,陪著台灣玩。但等到了2015下半年形勢明朗之後,北京再不清楚表態也不行了。

多年以來,台灣的政治深受美國政治利益影響,而經濟深受中國政治利益影響,已然形成了一種詭異的「美中共治」;任何意欲角逐總統大位之人,不分黨派,都必須把美、中兩因素納入考量,謹慎的措辭,而且還不能被清純的青年們察覺。因此,在2015下半年中國表態之前,任何一位潛在候選人都不會清楚的說出他/她的中國論述(如果有的話)。在這點上,太陽花世代的動向又是一個不可知的變數。他們如果像2014年初一般的熱血,在2015上半年就逼迫潛在候選人清楚表明中國論述,不然就衝進總部辦公室並佔領,那麼北京和華盛頓又要頭痛了;但如果他們已經被磨練得懂得「識大體」,甚至被某黨某派收編,那麼中國和美國就會暫時鬆一口氣。

柯P,不但是自走跑,也是一顆自由電子,目前還享有自由變換軌道的餘地。他可以使銅變金,但也可以使金變銅。他如果能走出手術室,走進台北市,那麼他的政治生命就可以長壽。但是倘若他決定把台北市立刻拉進手術室,那麼他確實可以成為一個改變台北市政治文化的巨大人物,然而也可能因此付出政治生命的代價。手術式治療、化學式治療、調理式治療,哪一種在當下對病情最合適,這個問題永遠是一位好醫生的困難決定。

「世代翻轉」才是未來的政治動力

2014將去,2015將來,轉眼就是立冬,然後就是立春,然而政治有自己的邏輯,不會跟著節氣走,更不隨著政治人物的意願走。馬後砲的看來,太陽花學運在港台互動之下,最大的意外收獲是「以鄰為壑」,使得香港上了第一火線,台灣變成了中國的次要問題。另外,造成2014地方選舉結果的主軸,既不是政黨投票,也不是政策投票,而是一場反馬、反權貴的投票。台北、香港、北京的政治大佬們,不知看清楚了沒有?如果看清了,2015年的決策,是否應該吸取2014年的教訓,學習由青年世代的觀點看問題,進而承認「世代翻轉」才是未來的政治動力呢?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