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李忠孝自述投入台股的初衷 - 感謝我老婆

Smart智富月刊 第191期  2014-07-01

關於股票投資,我說的其實是...

若不是認識我的老婆,現在的我應該會過著很不一樣的生活吧~當然,我是指比較不好的那種不一樣。

也許是南部人節儉樸實的傳統使然,抑或是聽聞太多失敗收場的股票投資經驗,我從來都沒有從父母的身上學到任何一丁點跟股票投資有關的知識或心得。不過父親跟隨二伯父踏入營建業學做板模,很幸運的因著台灣房地產的起飛,加上身為家庭主婦的母親勤勞節儉持家,偶爾還會接點家庭代工貼補家用,就我從小有印象以來,家中的經濟狀況一直都沒讓我們三兄弟感受到任何的不平順。

後來父親不甘只是當一個板模工人,拿了些積蓄轉型成為工程小包商之後家中的經濟似乎又更好了一些,只是父母總是要求我們兄弟認真讀書,其餘的事情都不用我們擔心也無須過問,對於家裡平常會有多少的收入我一直到高中時才從父母的言談中稍微得知,但這些可都是父親在豔陽下揮汗努力勞動的成果,曾跟隨過父親去了工地幾次,雖然名義上是幫忙,但畢竟都是些很吃重的勞力工作,我們兄弟往往在太陽無情的烘烤下沒多久就投降躲在陰涼處休息,看著父親工作的身影,就算再怎麼不懂事也知道這錢賺得並不容易。

升高中時因為聯考成績不差,連自己都有些許感到意外竟然可以考上建中,父親為了鼓勵我特地在那時候花了將近五萬元買了一台386等級的個人電腦,以目前的眼光看來,實在無法想像這麼慢等級的電腦能做什麼事,不過我可是透過它對電腦遊戲深深著迷,即便不是什麼骨灰級玩家,但憑藉著父母給的零用錢,我竟然在高中三年就花了上萬元去嘗試過不少正版的電腦遊戲。當然,我的成績也就想當然爾...

儘管考大學時已經有心理準備,不過在那個錄取率還只有四成多的年代,我卻沒擔心過自己會考不上大學,只是數學分數實在是非常難看,竟然只考了19分,連低標都搆不上(印象中當年自然組數學低標是24分),當然在選填志願時也就沒太多選擇,再加上不想離家太遠(我算是三兄弟中最戀家的),選了淡江的水資源暨環境工程學系就讀。如今想起,當初這個不得已的選擇雖然對我在找工作時沒有發揮太多作用,但對於我投資股票時的選股卻頗有影響力,容待後續說明。

猶記得上大學前自己還信誓旦旦在日記中寫下必須痛定思痛,在學業上要努力讓自己發光發熱,但”由你玩四年”的魔力實在了得,加上考量上學通勤太花時間,開學沒多久我就選擇在學校附近租屋,而父母知道我的食量大,擔心我一個人在外吃得太簡單,那個時候就每個月給我七千元當生活費(後來還增加到一萬),而這樣的條件下我還真是過得非常快活自在,雖然課業上自己依然會自我要求,但離發光發熱著實有不小的差距,客觀的說,是已經有點紈褲子弟的味道。

一直到大三認識了剛搬進來的學妹樓友(也就是我老婆),終於得以品嚐戀愛的酸甜滋味,我的人生也因此出現了一個明顯的轉折。戀愛初期並沒有察覺到眼前這個女孩有什麼特別不一樣的地方,只知道她的家境跟我比起來似乎相對差了點,所以大部分時候吃飯或約會都是我請客,而這點我並沒有放在心上。隨著交往越來越深入,對她的求學過程以及家庭背景也更加了解之後,才知道她的家庭跟我的真是不太一樣,嗯...或者該說很不一樣。

我的成長過程家中經濟是漸入佳境,她的童年卻經歷家道中落;我的父親認真負責,是家中的經濟支柱,她的父親年輕時聲色犬馬,好賭成性,幾乎敗光所繼承的家產;我的母親一直到我大學都還持續照顧我,她的母親卻是在她四歲時的一場車禍撒手人寰;我有兩個年齡相近的弟弟,常常嘻嘻哈哈一起打鬧;她有兩個年齡差距比較大的姊姊,大姊高職就在打工賺錢,二姊因為年幼時一場病而導致中度智障,大姊為了照顧兩個妹妹一直無暇尋找自己的幸福。

這些差別我都有看到,但卻察覺不到對我會有哪些影響,母親畢竟是過來人,在我們交往一段時間後就語重心長的提醒我如果兩人往往後真的結為伴侶,屆時我身上的擔子將會非常沉重,要我千萬要”想清楚”。

大學畢業前母親的忠告我實在沒放多少在心上,一方面還在熱戀期,另一方面當學生本來就還很天真浪漫,對於社會的現實面沒太多機會見識。不過大學時倒是有個大四的學長已經在投資股票,只不過當時有知識分子的一身傲骨,總認為當學生求學才是重要的(謎之音:那還花時間談戀愛玩電動?)青春年華用來追逐金錢實在膚淺,甚至還有點不齒這位學長這麼早就把自己沉浸在銅臭味中。(那時候如果也投入股市,應該可以很快就從九七亞洲金融風暴中學到很多教訓才是,說不定也可以因此在網路泡沫中全身而退)

大學畢業後我就直接去當兵,而且籤運極佳還抽到金馬獎,下部隊是到馬祖南竿島,算是馬祖列島相對熱鬧的地方,但對住慣繁華台北的我來說,那裏真的是個天涯海角的地方,放假幾乎沒什麼地方可去,於是有很多時間看書,站哨的時候也有很多時間思考。而就是在這樣環境的催化,母親之前諄諄的教誨就會不時從我腦海中竄出來。

那時候大學畢業生找工作還不算困難,雖然不是22K,但可以預見應該不會太高,本來是有打算退伍後再去考個研究所,但對於原本所學本來就沒什麼熱情,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考東吳的法碩乙,還從二弟那借來刑法的書回部隊看,只是枯燥的法條讓我瞌睡連連,顯然這也不是我端得起的飯碗。不知什麼原因,也許母親的話在我看過不少書之後終於發揮了影響力,漸漸有種莫名的危機感襲上心頭,在那個時間點突然有蠻強烈的動力驅使我想去賺錢,偏偏在軍中哪有什麼機會增加收入,比較可行的辦法就是拿自己的存款去投資了。

由於沒有家人有投資的經驗,我只能從書中學到相關的知識,且初期並沒有多少存款,而勉強算得上收入的只有每個月當下士班長約六千多的月俸,種種限制之下所能選擇的投資似乎只有當時還頗為熱門的共同基金。運氣不錯的是正巧搭上達康的熱潮,投資的基金頗有不錯的績效,而對於自己第一次投資就有這麼不錯的表現,心中自然暗暗竊喜,直覺認定自己天生擁有精準的眼光,說不定投資就是我從未被發掘的天賦。在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作用下,共同基金那種緩緩的淨值增加哪能讓我有發揮天賦的空間?眼光自然就瞄準了能短時間內能賺進好幾千的股票囉。

巴菲特說:「只有在潮水退去時才會知道誰在裸泳」。網路泡沫破滅前台股破萬點,股市的好表現讓每個投資人都像是吃了春藥一般自以為神勇無敵所向披靡,但午夜的鐘聲一響,美麗的公主也不得不變回灰姑娘,我這個當時的股市菜鳥就在這個時候學到我的投資第一課:認清自己的無知。

退伍後因為我的女朋友(現在的老婆)在工作上接觸到做 Nu Skin的同事,在沒多久後她也因為這個打動人心的”創業機會”而投入,當時的我還在接受第二專長訓學習電腦資料庫程式,卻也受到鼓舞而跟著投入直銷打算開創自己的個人事業,賺進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們兩人做了約四五年的直銷,初期還真的頗為投入,也算是有些小成績,只是拿到的獎金卻因為新產品推陳出新,為了讓自己有親身體驗才能跟朋友分享的緣故,不但獎金全部拿出來買產品還常常要拿自己的薪水倒貼,所以一路走來倒是沒賺到什麼錢。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慶幸自己有這段經歷,因為在這個過程中認識了不少各領域的朋友,也聽聞了不少成功人士的人生經驗分享,更重要的是由於上線的一個訓練課程,讓我有機會透過富爸爸窮爸爸這系列暢銷書籍的作者羅伯特‧清崎所開發的現金流紙上遊戲而改變了我投資股票的選股原則。

現金流遊戲最重要的觀念:被動收入大於總支出就可以財務自由。這在當時對我來說是個很震撼性的觀念衝擊,畢竟一直以來都以為賺越多的錢才可以成為無憂無慮的有錢人,但透過這個遊戲方能體會到持續增加被動收入才是真正王道。

正巧也在那個時候遇到SARS 風暴,而為了替自己在腦中重新植入投資成功方程式,選定股神巴菲特作為我的投資導師,於是在書局中買了”巴菲特的選股魔法書”(只因為書名有巴菲特的緣故...),作者洪瑞泰在書中大力推崇中碳,看好的原因也頗讓我信服,加上自己學過環境工程的背景,當初所學就是汙染的防治與處理,所以蠻肯定中碳這種化垃圾為黃金的經營方式。就這樣我把經歷過股災侵襲後所剩下來不算多的資金絕大部分投入中碳這支股票,並且抱持賺被動收入的想法而幾乎只進不出,陸續再拿自己的薪水慢慢投入,而隨著中碳配發股息以及盈餘逐年成長,這個成功的經驗就奠定我往後的投資原則至今。

今天在股票投資上還能有這麼點成績可以拿來說故事,一切真的要感謝我親愛的老婆,為了給她一輩子的幸福,我才有動力做這樣的改變,目前為止,我還挺喜歡這樣的改變。

 

資料來源:3. 李忠孝 自述投入台股的初衷 - 感謝我老婆   Smart智富月刊第191期 撰文者:編輯部

Quoted fromstiff - ◆ Smart智富月刊 第191期(孝哥上雜誌封面人物)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