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大陸經濟趨緩,台灣須有三大戰略

【聯合報╱社論】   2014.04.12

服貿協議的審議正陷入漫長程序,事實上,台灣眼前更急迫的課題,是如何面對近期大陸經濟全面走緩的問題。北京當局已定調今年是大陸經濟深化改革攻堅的關鍵,如何維繫其經濟穩定是嚴苛考驗;以台灣對大陸經濟的高度依賴,面對此一變局,台灣須有全新的戰略部署,才能避免驟然陷於困境。

近月大陸經濟全面走緩,消費、投資及出口三大成長引擎同步失速。今年一至二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及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分別下滑○‧五及三‧三個百分點,出口下跌一‧六%;到了三月,出口更意外下跌六‧六%,第一季經濟增長率勢必進一步滑落。

去年大陸經濟增長率為七‧七%,雖仍達到七‧五%的官方設定目標,但已落到十四年來最低水準。今年情勢更為嚴峻,一則美國聯準會(Fed)量化寬鬆政策(QE)退場,對大陸出口及金融穩定帶來雙重風險;二則大陸地方債、企業債、房市泡沫及影子銀行等問題亟待去化及解決,增添經濟及金融風險;三則今年是習李深化改革攻堅年,經濟增長模式改變及結構調整,難免須以犧牲短期經濟增長為代價。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上月在兩會閉幕記者會上坦承,今年大陸經濟面對嚴峻挑戰,並闡釋今年政府經濟增長率目標訂在七‧五%「左右」,就是有彈性,容忍高低偏離,惟前提須保證充分就業。據經濟專家推算,今年大陸經濟增長率至少須達七‧二%,才能確保新增城鎮勞動力達一千萬人以上的規劃目標。因此,經濟增長率「保七」應是北京底線。

但是,北京可用的政策工具不多。近來中國人民銀行擴大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造成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近三%,等同去年全年升幅;惟大陸經濟增長率仍遠高於全球水平,且擁有三‧八兆美元外匯存底,又有來自美國政府的壓力,要靠人民幣貶值促進出口的空間有限。再者,北京在本月初雖推出微型刺激經濟措施,亦有可能在貨幣政策上作適度放寬,但進一步的刺激措施或寬鬆政策皆不免讓「擠泡沫」政策功虧一簣。可見,北京面臨的挑戰重重,堅持深化改革無可避免須以經濟走緩為代價。

對於大陸經濟可能長期走緩的不利影響,台灣須嚴肅面對,更須高度警惕大陸深化改革帶來的競爭壓力。要為台灣經濟打開新的出路,政府和民間必須通力合作,進行全新的戰略部署:

第一,經濟轉骨。台灣要降低對大陸市場的依賴,保持對大陸競爭的領先優勢,並在國際供應鏈上扮演關鍵角色,就須致力經濟轉骨,徹底擺脫「以大陸為工廠」、代工出口為主的「效率驅動」模式,轉向「創新驅動」的發展模式。政府須運用一切有效的政策工具,鼓勵創新創業,推動ICT產業轉型、新興產業發展、傳統產業再造及服務業高值化。唯有經濟轉骨成功,才能無懼任何外來挑戰。

第二,全球布局。台灣須有全球經濟戰略,政府致力加入《跨太平洋戰略夥伴協定》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須打造明確可行的路徑圖,並同步鼓勵及協助企業進行大陸以外地區的貿易和投資布局,擴大全球經貿網絡,一則分散市場風險,二則擴大台灣經濟出路

第三,兩岸合作。無論是經濟轉骨或全球布局,皆無法和兩岸關係完全脫鉤,因為,經濟轉骨攸關兩岸產業分工合作,全球布局涉及台灣「從中國大陸走向世界」的全球化戰略,因此,早日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及《服貿協議》的審議,並加快《貨品貿易協議》的協商和簽署,是必要條件。然而,政府亦須體認兩岸經濟規模的差距及兩岸產業競爭的日益激烈,須朝向建構合作型的兩岸自由貿易區為目標,透過雙方政策協調及後續協商,為ECFA及服貿、貨貿等合作機制建立完整配套,從根本上化解國內爭議及各種疑慮

比起貨貿或區域經濟結盟,服貿只是台灣經濟發展大架構中的一件小事;但不能忘記的是,全球經濟的動態變化一瞬千里,台灣不能僅盯著一隅而忘了瞻矚大局。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