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震撼療法」能讓日本經濟再生?

【聯合報╱社論】   2013-01-13

廿年的失落,能以半年扭轉?任是問誰,答案都是「不可能」,甚至嗤之以鼻。不過,再次拿到執政權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不這麼想,就任尚未滿月,已連連出手,要讓失速廿年的日本經濟再生,重返榮耀。他能成功嗎?愈來愈多的日本民眾及企業願意選擇相信,而東亞甚至其他地區的國家則是愁眉深鎖,愈來愈不安了。

安倍自上月廿六日上任,就快速推進被市場冠以「安倍經濟學」(Abenomics)之名的經濟政策:提高通貨膨脹目標,由百分之一倍增至百分之二、日圓貶值、擴大公共支出。最震撼的作法,即是提出日本史上規模最大的經濟振興方案,以廿兆日圓推動公共建設、活化地方及發展企業,進而帶來百分之二的經濟成長。安倍要以擴張財政刺激經濟是預期中事,但意外的是加碼規模如此之大,高調地宣示了他的決心;此舉令市場望向下一個關鍵動向──將在廿一日召開決策會議的日本銀行(央行),是否回應安倍提高通膨目標的要求,祭出更多超乎預期的量化寬鬆作為。

「安倍經濟學」的利弊及影響尚待時間驗證,但市場短期效果極為顯著,日圓匯率已跌到卅個月來最低,貶破一美元兌八十九日圓大關,即將挑戰「九字頭」,日本出口商終於獲得喘息空間;日本股市也接連走高,繳出了近兩年最大漲幅,日經指數上看一萬一千點;更重要的是,六成企業主看好日本經濟將溫和復甦,消費者信心止跌回升,也有助於穩定經濟;至於經濟學界,儘管對激進經濟政策的後遺症疑慮未除,但亦不得不認同安倍震撼性療法的短期之效,總是優於廿年來的慢性萎縮。

短期之效正是安倍內閣想要追求的,其不僅要搶救已連兩季萎縮的日本經濟,更因為七月參議院改選在即,安倍只有半年的時間說服日本民眾相信其政策有效且可行,以給予他更大的政治支持,為長期的經濟改革爭取更多的時間。因此,半年的時間或不足以完全扭轉廿年的失落,但起碼可以建立一個扭轉的起始點,這是安倍為日本經濟再生訂下的戰略路徑。

可是,經濟問題的解決,向來就不是在「其他條件不變」的假設下進行,反而是在參與各方相互盤算、預期下一連串複雜的互動形成,如果彼此步伐不協調,反而常使經濟問題治絲益棼。「安倍經濟學」的最大問題就在於只顧自己、只顧現在,暫時不顧或也是顧不了別人或以後的反應,而這可能正是最大風險所在。

以此次財政刺激方案為例,日本國內生產毛額(GDP)約五百兆日圓,要達成經濟成長百分之二的目標,只要增加十兆日圓產出即可,約莫是此次方案的半數,但若這麼簡單就可以救起經濟,日本也不會陷入失落廿年。事實上,正是因為長期大舉運用財政政策,日本深陷赤字惡性循環,近十五兆美元的國債規模已是其GDP的二‧三七倍,遠高於歐債危機中的義大利,只因日債多由自己人持有、日圓升值及通貨緊縮下對負債有利,償債壓力較小,如果情勢逆轉為日圓貶值、通貨膨脹,日本面臨的財政懸崖危機恐怕比美國還嚴重,近期日本中長期公債殖利率走高,已開始反映這樣的憂慮。

再者,日圓貶值若由短期修正轉為中長期趨勢,將使原本就有一定水準的日本產品,靠著出口價格的加持而更具競爭力,消費性電子大廠如索尼、夏普等或有機會重返榮耀,與其產品重覆性高的南韓、中國大陸等東亞貿易大國勢將面臨威脅,台日產業供應鏈也必會做一定程度的調整。不過,匯率雖會影響出口,卻非唯一變數,尤其南韓指標性大廠三星近年致力於價值提升,貿易競爭的主戰場已是創新與品質,而非僅是價格,日圓貶值或可降低日企競爭壓力,卻不一定討得了絕對便宜。反之,日圓畢竟是第三大國際貨幣,一九八五年強制日圓升值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也正是日本失落廿年之源,日圓走勢不會聽任日本決定,但動盪卻將避無可避。

因此,安倍的震撼療法或可收短效,但還需要細緻的政策管理,以防失控,並須繼之以周延的結構改革,日本經濟再生方有可為。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