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主筆室〉QE再搞不停?會變「亂世」禍源!

2016/5/18 07:01

鉅亨網總主筆 邱志昌博士

壹、前言

中產階級生活費用主要仰賴,薪資所得與資產增值;在Fed與ECB及BOJ多次QE與極端寬鬆貨幣政策下,能獲得財富增值效果與高資產階級相比少之又少;而面對居住與消費成本提高,可支配所得少;如果不巧出現系統性風險,則產生失業與裁員等風險。中產所得階級一旦失落,則薪資所得頓減將造成儲蓄減少,最後可能影響下一代教育。受薪階級若遇上金融海嘯、或是惡性通貨膨脹,所得與財富被傷害影響程度最大。一旦被減薪、或裁員等;則只能靠社會福利渡過困難,可長期儲蓄收入減少。累積儲蓄不再增加,對子女教育費用捉襟見茁,於是下一代教育失落;由中階進入上流社會,或是由貧窮轉為富有機遇消失,社會秩序就成隱憂,最後若不幸形成M型社會、貧富不均亂世將旋踵而至。

貳、 QE使資本家的美元財富氾濫成災?金價上揚對過度QE示警!

近期黃金價格、止跌反彈趨勢明顯,在商品市場中引起關注。國際金價歷史最高價格,發生在2011年11月中、1,912.12美元/盎司。經過兩年盤整,才由高檔區價格下跌;在2015年12月28日,美國聯準會(即Fed)升息時止跌。再由1,061.25美元/盎司,反彈到近期1,288.03美元/盎司、逼近或突破1,300美元/盎司。金價上揚代表美元及全球主要貨幣弱勢,在日本央行對日圓仍進行QQE、負利率政策;及歐洲央行(即ECB)也還推行負存款準備率、及TLTRO寬鬆下,金價被推漲。自1971年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森宣佈,美元與黃金直接兌換關係完全切斷後;人類貨幣制度就已不是直接黃金本位制度;在各國貨幣與黃金間,還夾雜了國際貨幣基金(即IMF)特別提款權(即SDR)制度。金價漲跌與Fed貨幣政策呈現逆相關,從多頭角度來看,預期Fed終將升息陰影存在,即將因升息轉強美元、是壓抑金價上揚核心因素;但Fed第一次宣告升息後、或是遲遲不升息,多將使金價繼續走它的反彈格局。

自1817年英國訂定黃金,為所有貨幣發行準備後;黃金成為全球各國貨幣發行最後一道防線。目前對黃金會有最迫切需求,應是中國人民銀行;因為中國人民幣在今年9月底,即將成為IMF的SDR組成貨幣。SDR雖然與黃金直接聯繫,但只有在最緊急時才可以動用、或是直接兌換黃金。目前金價反彈趨勢,是全球主要貨幣發行與流通數量過多警訊。此一警訊是在2015年12月27日,Fed第一次升息正式發出,但很顯然地Fed意圖被預期到了、它只是一次性升息,根本無法解決自2009年以來Fed的QE,與日本、歐洲央行極端寬鬆貨幣政策負作用。這也顯示出人類貨幣價值是處在低落趨勢中,而實體經濟則是「供給過剩」。工業或消費品供需變化多一樣,供給過剩、價格就會低落;因此也可以說,如果美元要保持與黃金,在國際貨幣市場同樣優勢地位;Fed就必需按照升息腳本進行。但從2015年12月27日到2016年5月7日,美元持續弱勢、美元指數一度跌落到92.53點。

黃金與美元最大不同是,黃金是貴重金屬、而美元則是全球最大貨幣。Fed無法運用黃金影響經濟發展,但可以透過美元貨幣政策,對實體經濟發揮效益。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經濟仰賴QE政策,在2009年3月後穩健成長,尤其是股票與房地產市場蓬勃發展,但在最近經濟情勢發展中,過去一向穩健消費者信心指數,與企業資本支出,卻從第一季開始滑落。過去7年以來,或許因為Fed的QE威力強大,因此無論是消費與生產,在總體經濟指標時間序列所顯示的、多是強而有力。尤其是失業率指標,一再被Fed拿出來調降;近期美國勞動失業率實際已降到4.9%。但面對這麼低的失業率,Fed卻又得面對幾項矛盾議題,即2016年第一季開始,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與「ISM採購經理人指數」呈現緩慢不振。而2016年第一季的GDP成長率,則降為0.5%低度成長;如果美元強勢又傷害到了美國貿易盈餘,則GDP成長率更弱勢。

根據「J曲線圖理論」,一國貨幣弱勢在一段時間後,可能會對該國出口貿易帶來顯著盈餘。但以1985年紐約「廣場會議」、及2003年「巴黎會議」經驗、不管是日圓或是人民幣,讓美元老大哥匯率弱化,對其貿易逆差改善不僅無效、還更淒慘。美國是全球最大內需市場,如果依照凱因簡單消費理論模型,消費函數: C=a+b(Yd),這個(Yd)就是「可支配所得」,可支配所得就是消費者可自由使用的所得。每個人所得來源多不一,資本家所得來自於經營事業利潤、或是持有股權股價上揚,乃至於龐大房地產增值,或是龐大現金股利收入;而上班族則不管是白或藍領,多是來自於薪資所得、就是雇主給的薪資收入。

叁、M型化社會指標是:中產階級需以貸款才能完成子女高等教育!

Fed三次的QE政策,是買進不動產抵押債券(即MBS)、及政府公債或是政府保證機構債;前者造成房地產價格在2008年重創後,如今多已恢復榮景、再創新高。而後者則造就了美國,乃至全球貨幣市場低利率環境,使股票及債券市場大漲。房地產價格上揚的最大受益者為房東,而股價大漲受益主是大股東;這兩者多屬於當今社會上最高層的資本階級。而一般住在家中勞動階級,就靠薪資所得來撐住生活。凱因斯學派簡單消費理論認為,可支配所得是所有人,財富或薪資所得扣除所得稅後的金額。依此一個家庭可支配所得就用在食、衣、住、行、育、樂上;在市場經濟學上,將可支配所得與居住成本視為核心物價,而以此再加上食物與能源類(行),就稱為一般消費者物價指數(即CPI)。早在去年美國核心物價指數年增率,就已經悄悄上揚到1.5%以上,而在2016年2月已經達到2.3%。這其實就是Fed原先要調高,聯邦資金利率(即Federal Fund Rate)唯一指標。但Fed卻眼睜睜見到這個指標已達到,但卻未強力動手;即使是食物類價格也多已上揚,一般CPI年增率多到1.35%以上,Fed仍無動於衷。

這種狀況會發生幾種危險;在核心物價指數中,2009年3月後起是工資與租金兩者一起上揚,攜伴恢復昔日快樂時光;但不久後兩者競速結果卻是,房屋租金上揚速度快過工資成長。因此對年輕人或是無產階級工人們,在可支配所得中,就得花掉一大部分去求得住的滿足。而其它所剩的錢只能用在食與行上,再來所剩部份如還要供應小孩念大學,那肯定是相當困窘。可以想見若這一代年輕人,無法以積蓄供應下一代大學教育,那這個家庭下一代便無法繼續成長。大學以上高等教育或是身懷一技之長,是所有人由貧窮階級翻身,或是由中產階級進入上流社會最好機遇。中國古代封建下社會發展如此,現在的資本主義也是這樣。如果高不可攀的房價,未來一直沒有或無法改善,則基或是低層家庭要進入中產階級,或是中產階級要進入上流社會就會發生障礙;目前這些現象在美國還不顯著。但若此種現象長期以往,則可能會發現漸漸出現M型化現象;也就是中產階級家庭的數量越來越少。一般中產階級大多擁有一、或兩棟自有住宅,生活費用大部份仰賴薪資所得,在Fed的QE下能獲益的財富增額是相對少的,而它們面對居住與消費成本提高,可支配所得卻也越來越少;這一代存不了錢的結果,最後一定影響到下一代教育費用。在美國高等教育費用並不便宜,依美國US News Ranking美國境內大學排序,在2015或2016年學費最低也要45,390美元;這還不含一般雜費。如芝加哥大學每年學費約要50,193美元,即使是一般平常州立大學,一年學費也要在1至2萬元間;這些多不包含住宿與生活費用。

肆、結論:教育是轉動貧富階級、窮人翻身的關鍵!

一般美國家庭從孩子一出生開始,就開始得以儲蓄或買保險等方式,準備小孩的高等教育費用。這些受薪階級若遇上金融海嘯、或是惡性通貨膨脹,所得或財富被傷害影響程度最大。因為一旦被減薪、裁員等;則薪資所得馬上消失一大半,只能靠社會失業救濟渡過難關。而可長期儲蓄收入減少、子女教育費用籌措中斷。要防範這種社會貧富差距加大,最好的方法是:一、QE政策退場後計畫升息步調,必需馬上並持續進行。金價持續上揚情勢,就所得分配角度而言並非好事;尤其搭配消費信心指數下滑,及ISM製造業指數趨緩。如何不要使中產階級所得,在升息過程中被消彌掉了。二、資本利得稅開徵是當務之急,但這些稅收如何落實到中與基層消費者身上?由此思維也可以見到,美國全民健保制度的分層、及設計排富條款是相當有必要的。以課徵到資本利得稅,支持對基層與低層民眾,有比富人更多的免費醫療,是讓貧富不均現象惡化減輕。三、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吉尼係數還持續擴大、即社會貧富不均現象可能長期存在,如果不趕快做彌補將可能遲早引發社會動盪、最後最慘的下場就是戰爭;因為當基層民眾對社會制度已絕望時,就是「來吧!老娘命一條!」(提醒:本文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商品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