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波:未來幾年經濟不會崩潰   四個行業能賺錢

著名財經作傢吳曉波在南京作瞭一場1小時40分鐘的演講,題目為:《如何拯救我的資產》。以下是吳曉波演講文字實錄。 

大傢好!很高興在南京跟大傢見面! 

我進來的時候嚇瞭一跳,這個題目叫做如何拯救我的資產。我在想,其實我不是一個理財師,我是一個研究經濟和研究企業的一個人,長期去一線跑,我能夠和大傢講的事情,還是產業的問題,因為36年來,我們這個國傢的經濟波動就像一個不斷成長的人,由一個非常貧窮的窮小子變成今天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我們的很多財富都是在這個產業的波動中不斷的累積的。 

1. 巨變  

這些年的需求出現瞭一個情況,就是巨變,我是90年開始工作的,從去年開始,很多60、70後的朋友會和我見面,問我:“曉波,你發覺沒有,最近一兩年開始,這個世界好象變的非常的陌生,我們原來非常熟悉的商業模式在改變,原來非常熟悉的盈利模式在改變,甚至有一些我們非常熟悉的消費者,現在突然間變的非常模糊。” 

今天來到現場的應該是我們天朝的中產階級,有很多是企業傢,這些人都是過去二三十年來天朝經濟成長的獲益者,今天確實有很多的迷茫。一個國傢的經濟由兩部分構成,一個是宏觀經濟波動,政策波動是怎麼樣的,第二個是在我們眼前和我們從事的這個產業在發生什麼變化。如果把宏觀當做天,把產業當作地,今天這個情況,2015年的今天,大傢有沒有感覺現在已經改天換地,很多行業變的非常陌生,天變成瞭什麼樣瞭? 

今年四月份的時候,我去瞭中南海開會,在國務院第一會議室,我是第六個發言的,在我前面發言的五個人,是天朝非常好的宏觀經濟學傢,他們說:2015年一季度是2009年以後經濟形勢最差的時間,進入到一個新的低.,然後呢?我們現在幾乎所有的數據大概是過去五年來比較差的,整個經濟的宏觀形勢叫通貨緊縮。 

所謂通貨緊縮,就是現在所有的制品從房子開始,到一瓶水,到傢電,到汽車,到房產,全部產能過剩,老百姓不肯花錢。天朝通貨緊縮挺麻煩的,天朝歷來是一個產能非常大的國傢,天朝的建築工人就有八千萬,所以一旦通貨緊縮以後,第一,整個產業波動,產能過剩,第二,失業率大幅度提高,經濟問題會上升為政治問題。 

在北京做瞭一個新的資本市場,叫新三板,今天上市公司2700傢,已經超過深滬兩市總和瞭。兩年之內,不出意外,新三板的公司會超過一萬傢,成為全球最大的中小企業融資平臺。然後,上海馬上要開新興戰略板。 

當你的公司上瞭新三板,融資完成後,我賭你不敢拿2個億再去搞泡沫,你一定會拿1.5億出來招募工人,進行企業投資,進行創業扶持,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就業壓力非常大,天朝每年有700萬的大學畢業生,1300萬的農民要變成城市居民。政府已經解決不瞭瞭,怎麼辦?所以,全民創業,萬眾創新。在創業過程中,政府由一個審批性政府政府變成一個服務性政府。 

從中南海出來後,我和朋友說,我認為一個月之內會降息,然後15天降息。我說下半年會降兩次息,已經降瞭兩次。

到瞭今年五月份的時候,資本市場瘋掉瞭,我當時在寫瞭一篇文章,叫《瘋瞭》,有100多萬的.量。為什麼瘋瞭呢?股票到4000多.的時候,我和美國股市做瞭一個對比,美國有個納斯達克泡沫破滅,大規模蒸發瞭幾萬億美金的資產,納斯達克泡沫破滅的時候,美國上市公司的平均市盈率已經到瞭天花板,40倍,當我寫《瘋瞭》的時候,新三板87倍,創業板133倍,瘋掉瞭。

結果到瞭六月初到瞭5100多.的時候開始往下走,走到上個月初,人心惶惶,跌到7月8日,我到北京去參加柳傳志的一個發佈會,到瞭北京國際會議中心,我看來瞭一堆人,天朝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到瞭,有很多的一線的企業傢,馬雲、王健林都到瞭。人人都在圍著說,股票會不會跌到2000.?幾個老總在一桌問我,曉波,你怎麼看今天的資本市場?我會開瞭一半,我說我要回去寫稿子去瞭,我寫的稿子叫《別慌》,為什麼別慌呢?我這幾天在全國各地跑企業,我看到的情況是什麼呢?天朝很多的實體企業的老板都在想怎麼樣轉型,你跑到北上廣、南京,每一個酒吧、咖啡廳裡面,你看到的80後、90後都在談怎麼樣創業,你跑到馬路上到處看到腳手架,一季度二季度經濟沒有好到哪裡去,但是也沒有壞到哪裡去。

資本市場怎麼可能崩掉呢?我那天文章救瞭蠻多人的命。因為,第二天公安部就到證監會去瞭,股票就開始穩定瞭。

2. 錢有可能在什麼地方?

錢有可能在什麼地方?我並不認為在未來的幾年內,在天朝會賺錢很難賺,未來幾年內,天朝仍然是全球表現最好的經濟體之一,我們隻是自己和自己比很困難,78年到2014年,天朝的年均GDP增長9.7%,現在已經到瞭7%左右,連續降低,而且這個會是新常態。如果我們從產業角度來看,在過去36年來發生瞭什麼,錢在什麼地方?

我寫過一本書叫《激蕩30年》。當把這本書寫完以後,你會發現,36年來,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行業賺到不同的錢,天朝30多年的經濟發展,就像南京的長江一樣曲曲折折,不同的時間.錢在不同的地方,大波段看是這麼一個格局。

我認為78年到今天,天朝經歷瞭三次長波段的產業鏈,第一個時期是1978到1997年,錢在三個行業,第一叫做吃的,第二叫穿的,第三叫用的。天朝在20年裡面,有一個短缺性的經濟,今天在座的60、70後,甚至80年代初出生的朋友回想一下小時候,我們的爸爸媽媽都有一個抽屜,抽屜裡的小本子,有很多的票據,佈票、豆腐票等等,這就是票據經濟。天朝是1993年開始取消票據。1997年底的時候,國務院總理上任叫朱鎔基,他說,今天70%的工業制成品產能過剩,現在要擺脫成本依賴,要轉型升級。今天聽到的轉型升級這四個字,第一次出現是1997年底朱鎔基政府工作報告。

在97年的時候,除瞭天朝國內產能過剩以外,在亞洲地區發生瞭一個非常大的事情叫東亞金融風暴,整個亞洲地區全部垮掉瞭。98年的時候,當時天朝電影院在放一部電影叫做《泰坦尼克號》,我在98年寫過一篇文章叫《天朝企業界的泰坦尼克現象》,那是民營企業第一次大規模倒閉浪潮。後來,寫成瞭《大敗局》。當時那個時間段的朱鎔基,98年的朱鎔基和今天的李克強面臨同樣的問題,就是通貨緊縮、產能過剩。當時朱鎔基怎麼把風波拉出泥潭的呢?

天朝發瞭三個產業變更,第一,把老虎放籠子裡放出來,這個老虎叫做房地產,98年中央政府取消瞭福利分房,全國普及按揭貸款,98年開始,天朝金融到瞭一個很長時間的房地產的黃金時期,天朝的房價開始漲,形成瞭老百姓把一輩子的錢拿出來買房子,買瞭房子以後要買所有的東西,和房地產相關的60多個行業。

第二,1998年,中央政府逐漸取消瞭外貿限制權。第一次出現瞭一個叫“天朝制造”。

第三,1998年天朝政府發佈瞭六千億國債,天朝開始修高速公路。當高速公路修的時候,地方政府把土地從農民手上買過來賣給開發商。所以,我們說城市化建設是1998年以後,天朝經濟由吃穿用的產業經濟結構內重型化轉型。

我們常常講三架馬車,就是在1998年形成的,叫做消費、出口和投資。當這三架馬車形成之後,天朝的整個經濟形勢發生瞭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個叫進口替代的消化內需市場變成瞭一個外貿的一個企業結構。在前20年,天朝的主要成長叫吃穿用,鋼鐵、水泥價格開始上漲,能源價格開始大規模的上漲,天朝的整個產業經濟向重型轉移。做煤礦、不動產的,在長江上下遊開水電站的都賺瞭大錢。

天朝非常意外的出現瞭一個非常新興的行業叫互聯網。我最近在寫一本書《騰訊傳》,我研究天朝的互聯網公司,發現今天天朝的很多著名互聯網企業,比如說新浪、搜狐、網易、百度、騰訊、阿裡、360、京東、盛大,全部誕生在1998年的二季度到1990年的四季度。這一波企業傢的年齡,年齡最大的是1964年的馬雲和張朝陽,年齡最輕的是1974年的劉強東,他現在已經和90後打成一片瞭。

房地產這一撥的老板基本上是1945-1965年,互聯網的是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的這一撥人,而80、90後你們是第三撥人,你們在未來會把第一第二撥集體的幹掉。

第二場波段,以消費出口的波段,統治瞭天朝經濟16年,在這三個領域裡面積極努力的人都賺到錢瞭,今天為什麼很多我認識的老朋友們覺得很困惑,因為在今天2015年的8月份,我們面向未來看,錢在哪裡?整個資產,整個產業進入到瞭新的迭代狀態。我認為錢在這四個地方,一個叫新實業,新消費,新金融,新城鎮化,這四個行業將統治起碼十年。

3. 怎樣可以賺錢?

沖進去靠什麼呢?靠兩件東西,一個是成本優勢,隻要能夠很低的價格拿到土地,偷漏稅收,由於形成龐大的優勢。過去36年就這麼走過來的。

今天為什麼很困難呢?最大的問題是成本優勢沒有瞭。我前兩天去富士康做調研,過去五年裡面,富士康年均工資增長13%,最大的代工是蘋果,未來在天朝五年內,富士康要做一百萬臺機器,替代生產線上的生產產能。我們還能夠很自由的偷稅漏稅嗎?很困難,政府也很缺錢。我們還能夠任意污染空氣嗎?不能。

過往的一個從無到有,野蠻生長的時代結束瞭,一個投機主義、冒險為主的時代已經結束瞭,未來的都是“新”,說明天朝未來的十年變革是建立在存量的上面,全世界能夠想象得到的。我女兒問我要一個iwatch,而全世界的iwatch是在河北廊坊和常熟生產的,天朝在全球制造業比重超過瞭美國。今天天朝所有做制造業的老板,整天惶惶不可終日,規模越大越麻煩。消費產生變革也非常的厲害。三年前人人討論萬達模式,生瞭一個兒子還能當國民老公。

金融業的變革是最大的,回想一下,2010年的秋冬天,全天朝最好的金融腦袋在北京香山開瞭兩個半小時的會,討論天朝銀行業的未來會怎麼樣?有一個詞從來沒有從銀行傢嘴巴裡面出現過,這個詞叫“支付”,變革的是一個長的很好看的人,叫做馬雲。因為沖擊太大瞭,去年12月底的時候,天朝的互聯網金融公司1600傢,我今天演講的時候達到2800傢,我去年寫過一篇文章叫《銀行去哪兒》,我認為未來銀行會瓦解。未來三年五年內,這個浩浩蕩蕩的互聯網金融是不可阻擋的,沒有人擋得住,整個金融業都在發生變化。

天朝的房地產已經完成瞭十年左右的高速的發展。在今天天朝的房地產行業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並不是每一個城市的房子都是可以購買的,未來好的房子仍然很值錢,好的城市的房子仍然很值錢。另外一些城市的房子、一些質量差的房子會越來越不值錢。

4. 我們這一代人的未來會怎樣?

我在想有未來有兩件事會在我一生中發生。第一個,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我們一定可以看到這個國傢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第二個,我們會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批活過一百歲的人。我去瞭美國斯坦福,又去瞭深圳和華大基因的科學傢探討,我相信我可以活到100歲。我還可以活40到50多歲,如果未來這個世界和我沒有關系,等40多年的死也是件很痛苦的一件事。那麼,我怎麼能夠跟上這個時代的變化?

給大傢講四個正在發生的變化。第一,從“成本+規模”到“互聯網+”。左邊的人是張瑞敏,他是1984年的,應該是那代企業傢裡面進步最高的,四月份的時候他坐在我邊上,向總理匯報說,我今年做企業31年,海爾31年來靠什麼打天下?兩個東西,第一,我有8.2萬的產能,是全世界最好的產能,第二,我在全世界有3萬傢海爾專賣店。在過去兩年裡面,海爾裁員2.6萬人。現在80、90後朋友去哪裡買傢電?你們去一號店、京東、天貓,所以他說我堅決的變革。

IBM前總裁郭士納和張瑞敏說你是我們這一代當中最勇敢的,我們已經不敢那麼幹瞭。我問張瑞敏,你怎麼看外界對你的評價?當時,他的眼淚都要掉下來瞭,張瑞敏說,如果我再管別人怎麼想我,我就不改革瞭,我退休瞭,我已經成為全球最大傢電企業瞭。

旁邊的小姑娘知道嗎?她是1979年出生的,在過去的兩年裡面,張瑞敏到她的企業去瞭9次,去幹嗎呢?這個姑娘在青島做瞭一個服裝廠,她是二代,她爸爸的年齡和張瑞敏差不多,原來是做西裝外貿的,外貿垮瞭,她女兒回來以後,在她的工廠邊上另外做瞭一個工廠。我說我要做件西裝,小姑娘派人量我的身體,采集瞭40多個數據,把這幾個數據扔到她的生產線上,一個禮拜以後她的生產線隻給我一個人做西裝,她每天可以接3000個這樣的單子。這個小姑娘在做第一個現在很流行的事情,叫互聯網+。互聯網+的工作把他的生產線全部個性化,可以為一個人定制。張瑞敏去瞭9次,現在買海爾的洗衣機,已經可以定制面板的顏色,洗衣桶的容量。張瑞敏和我說,光搞互聯網+不行,還要升級。海爾在研發一個洗衣機不用水,叫無水洗衣機。

你不知道這些傢電企業往哪裡走。在未來的幾內,我認為傳統的制造企業,做冰箱,做空調,做洗衣機,做傢居,做服裝,做飲料,做機械,做裝備,中小型企業不少會破產。

第二個發生的情況是什麼呢?從屌絲經濟到中產崛起。長期以來,天朝做制造業的朋友有一句話叫價廉物美,天朝的消費者認為,我能夠花很低的價格可以買到很好的東西,有可能嗎?天下從來隻有買錯的,從來沒有賣錯的。價廉物美,有可能嗎?我記得98、99年的時候,柳傳志說,花半年時間幫我做一臺一萬以內的電腦,當年惠普的電腦賣1.8萬,結果一萬的電腦做出來瞭,所有的性能和IBM一樣,結果柳傳志踢瞭一腳,外面的主機殼就凹進去一塊。一萬以內?鋼板肯定薄很多。

今年年初我寫過一篇文章,《去日本買馬桶蓋》。為什麼會寫這篇文章呢?今年年初的時候,我有一個公司叫藍獅子財經出版公司,我帶瞭20位高管去日本開年會,這批高管的平均出生年份從1982到1991年,他們的工資收入大概在二十多萬到七八十萬,屬於天朝80後的中產階級。我看20多個小孩瘋瞭一樣的買東西,買電飯煲,滿街都是天朝人拎兩個電飯煲,買吹風機,買保溫杯,買馬桶蓋,買菜刀。我在旁邊看,我很感慨,我問美的的高管說,為什麼天朝人到日本買電飯煲?那篇文章出來以後,美的非常緊張,我也準備為美的寫瞭一篇稿子,因為我不希望傷害到天朝的民族企業。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關心馬桶蓋的事?我認為這件事情,這張照片的背後,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在發生,天朝第一次出現瞭一批理性的,願意為高性能產品買單的中產階級。

天朝出現瞭兩撥市場,一撥叫屌絲市場,一撥叫理性市場。特別有錢的人很少,特別沒錢的人也很少,這個國傢是穩定的。我認為這個景象正在發生,天朝現在出現瞭服務經濟的升級時期。

第三個正在發生的景象從大眾消費到圈層經濟。小虎隊流行的是天朝第一次進入男士消費時代,現在TFBOYS是天朝百度熱搜榜排名第一個,今天在座的90%的人不知道他們,我聽過瞭他們的歌,你們不會喜歡的。他們如果在下個月在南京舉辦一場萬人演唱會,你們想想他的票會在多少時間之內賣完?我請教過一個娛樂界的人,他說最慢大概15秒,最快2秒。

這就是今天天朝新的消費,叫小眾經濟。

商業機會在哪裡?未來的商業機會是我們將失去大眾品牌,大部分的中小企業所服務的隻是一個特定的人群,這個特定的人群會垂直打通。你隻要服務這些人,你隻要在這個族群中形成你的品牌理念,你就會變成一個非常小而美麗的優秀企業。

我在浙江有一個半島,種瞭楊梅,每一年我非常苦惱的時候,就是六七月份,為什麼呢?漫山遍野都是楊梅,如果要采摘,每天要五六百人,我的是山坡地,天氣又很熱,下雨,一下雨楊梅就會掉光。我自從租瞭那個島以後,我覺得農民太難瞭,那個時候我才真正理解瞭靠天吃飯的意思。去年我做吳曉波頻道以後,我對島上的兩個人說,今年不賣鮮梅瞭,做楊梅酒,我做瞭一些楊梅酒,吳曉波頻道的訂閱戶在增加,現在是90多萬,今年我記得6月底7月初,我賣我的楊梅酒,5000多瓶酒賣瞭30多個小時賣完瞭,明年我賣5萬瓶,後年賣50萬瓶,你們信不信?我隻在互聯網上賣,你們信不信?我不需要不認同我們價值觀的人喝我們的酒你信不信?這就是未來垂直化的可能性。你隻要形成一定的價值觀和一定的屬性,為一定的人群服務,你就能形成一個非常好的商業模式。

第四個變化是由產業資本時代進入到金融資本時代。這個可能對當前的天朝中產階級是最關鍵的,我們今天所經歷的這一輪資產泡沫,應該是近十年來最大的資產泡沫,很可能是最後一次比較良性的資產泡沫期。經過這次的資產泡沫,天朝整個的財富分配模式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

我5月份的時候到東莞做調研,我一個朋友十多年沒有見面瞭,他打電話給我說,你來看看我,我說你幹嗎呢?他說,他在東莞,四年前到一個東莞的席夢思床墊廠工作,他們廠到今年做到將近30多億的銷售,2億多的利潤。我到東莞,到一個五星級酒店以後,看到一個沙盤放在那裡,朋友說他們廠建瞭一批廠房,建瞭兩套寫字樓,花10億。我問他現在的廠房呢?他說是租的。

我那天晚上沒有睡著,第二天一大早我打電話,我說你早上陪我吃個早茶,把你老板也叫來,兩句話和你講完以後我要走瞭。他老板是一個60年代末的人。我說,你現在是一個30億產值,兩個多億的盈利企業,你拿10億做一個工業園區,如果在東莞有另外一傢企業,30多億的產值,2億多的利潤,他做行業並購,做技術研發,買殼上市,會發生什麼事情?就是,你拿未來三四年的利潤做一個工業園區,你的對手可能會在四到五年的宏觀經濟波動周期中,通過資本市場周期把你幹掉。

資本市場的結構越來越復雜,產品結構越來越復雜,未來在天朝地區做企業的人,你一定要知道一件事,第一,你必須要做好企業。第二,要盡快讓你的企業證券化。

我在天朝資本市場上是一個很有爭議的人,在過去的15年裡面從來不買天朝的一張股票,為什麼不買?因為我對他們太瞭解瞭,我看過無數的上市公司,上市造假,任意炒作自己的股價。

但是從去年開始,我說,我們要積極的去擁抱這次的資本泡沫,怎麼擁抱呢?我幹瞭兩件事,第一,把我的藍獅子在今年十月份推到新三板,要證券化,我要去享受這一輪的泡沫。第二,我成立瞭一傢新媒體並購基金,我去做並購,三年前我不敢幹。

我們要怎麼擁抱這一輪的金融資產泡沫周期?在你的資產配置中進行多重資產配置,到信托,到基金。一定要讓自己的資產迅速滾起來。這是我們在未來的新十年看到的變化,就是整個財富的創造模式在發生變化,資本和資本杠桿,在未來財富波動中的效應會急劇的增加。

最後,我有兩個結論。

第一個結論是把未來交給80後。

今天在天朝做企業,你的中高管層裡面,如果80後的比例低於30%,你就是一個非常老的企業,是馬上要掛的問題。你幹的第一件事必須要洗盤,讓聽得到炮聲的地方都是80、90後。有很多我這個年齡的人說,我們要理解80後,我女兒96年的,有一次我在傢裡吃飯,她坐在我旁邊,我看著她,一個100斤左右的小姑娘,馬上要到美國電影學院留學的小姑娘,我能理解她嗎?我這邊坐的70多歲的老爹,也在埋頭吃飯,我就在想,這個老頭子這輩子有沒有理解過我。我和我爹隻能達成諒解,我們是活在兩個價值觀裡面的人,他是1945年出生的,他有他的價值觀的,我有我的價值觀,我女兒有她的人生觀,有她的價值觀,所以我和我女兒終身不能理解,隻能諒解。那怎麼辦?就把決定權交給你瞭。

今天天朝很多像我這樣的上半場走過來的成功者,我們一定要把一線交給80、90後,我們幹嗎呢?我們去尋找那些最值得托付的孩子,我們所有的經驗是看人,是對風險的規避。我們未來不是自己去打仗的,而是我們找到年輕人,讓他們替我打仗,我們給他錢,給他資源,幫助他規避風險。所以世界在今天到瞭一個托付的時候,托付並不意味著我們已經退出戰場。

第二個結論是生命要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人活在地球上最大的資產是錢嗎?不是錢,是我們的生命本身,我們的生命本身是我們最大的資產,我覺得人活一世一生都在賺錢,是一件特別可悲的事情。我們要把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這是我去年寫的一篇文章。我這句話是寫給我女兒,也是寫給我自己。

我女兒初中畢業就到溫哥華讀書,去讀書以後,我和她媽媽的想法是,你隻要考進一傢全球排名前100位的大學,就對我有交代瞭。到溫哥華以後,我有一個經濟學傢的朋友,他和我講瞭一個他的故事,他說我要求我女兒繼承我的衣缽,他的女兒是本科學經濟,博士學經濟,耶魯經濟學博士後畢業,他飛到耶魯去參加瞭他女兒的畢業典禮,參加完以後,當天晚上女兒來敲門,女兒把一頂博士帽扔在他的床上,告訴他說,我們已經完成瞭你所有定的目標,我要到新加坡學設計,我告訴你,我喜歡的是設計。我女兒從溫哥華回來以後也說要退學,要學音樂,後來她到上海讀音樂,她剛剛拿到瞭紐約電影學院的通知書。

今天的孩子,他們可以用自己的愛好去走自己的人生。千萬不要用我們的價值觀,用我們的理想拷貝到我們的孩子身上,他們不需要重復我們的人生,他們從一個富足走向一個更大的富足,他們這一代有機會浪費自己的生命。我對我們自己講,我們一輩子不需要天天去賺錢,我們應該有時間去看好的電影,去日本看看櫻花,去買一個好的房子犒勞犒勞自己。

我們賺的錢幹嗎呢?就是我們要吃好.住好.玩好.,把世界交給80後。我覺得我們沒有人可以拯救我們的資產,誰可以拯救?第一,我們一定要不斷的進步,跟得上這個市場,第二,我們必須要認命,不同的年齡幹不同的事情,第三,我們要學會花錢。

作者:吳曉波
來源:價值線(微信號:value-line)
轉自:格上理財(gesafecom)

資料來源:
http://www.gegugu.com/2015/12/09/14539.html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