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怎樣的老師?會教書還是會寫報告?

udn / 鳴人堂 / 社會文化 / 黃益中   2015-06-23

整整三天半的認證研習,兩年的學習與等待,兩次觀察前會談溝通,兩次入班觀課還加錄影錄音,兩次觀察後會談討論,最後湊出滿滿33頁、12978個字的觀察報告,然後一一不通過。這就是教育部強推的「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如果這不是整人,那什麼才是整人?

聯合報近日做了「願景工程-偏鄉教育」系列報導,指出偏鄉學校行政業務龐大拖垮老師熱情,嚴重影響學生受教權。這些報導引發教育界廣大迴響,許多老師紛紛投書或分享個人經驗,教育部長吳思華也回應將研擬制度鬆綁、行政減量等。我在此要向部長呼籲,行政業務龐雜是所有學校的通案,正是搞慘老師、搞壞教學的元兇。

「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就是其中最愚蠢的政策。

話說外界對於老師考績年年拿甲等深感眼紅,加上有老師真的是來混日子賺錢:上課只照課本念然後要學生死背、播放與教學無關的電影拖時間、不然就是只對黑板講課像個木頭。以至於外界對於教師上課的品質「憂心忡忡」,為了確保學生的受教權,因此創造出「教師專業發展評鑑」這個新制度,簡單來說就是要正式老師被公開觀課並且錄影錄音,接受同儕教師批評指教,然後改進教學方法與班級經營,最後大家一起進步等等。

我完全贊成老師授課應該公開、應該被外界檢視、也可以被錄影錄音,既然是對學生講課的內容,本來就不需要躲躲藏藏,經由校長、主任或同儕教師的觀課,給予善意的建議,某些程度上的確可以補足自己看不到的盲點,增進我們的教學能力。

這麼簡單易行的政策,教育部一句話交待下來就好,結果上級搞了一個高度複雜的指標檢核表,光是我被打槍的這份,就包含了:教師自評表一份、觀察前會談記錄表兩份、教學觀察表兩份、軼事記錄表兩份、省思札記回饋表一份、觀察後會談記錄表兩份、教學檔案評量表一份、教學檔案評鑑後會談摘要表一份、綜合報告表一份、專業成長計畫表一份。我花了不知多久寫出洋洋灑灑12978個字的「評鑑人員進階培訓認證」報告,卻被上級長官認定不通過,用白話來講就是「我不會觀察老師上課」,因為我沒有完全乖乖照指標來寫。

我曾經得過教育部所頒的「實習輔導教師卓越獎」,也輔導過多位實習老師,很多現在都是高中的正式老師,從這個觀察報告被打槍來看,原來我連「觀課」都不會阿!

這些複雜無比的指標,是一個利益共生體的概念。設計它的教育相關科系教授們,靠這個贏得學術地位四處演講受人景仰;教育部事務官僚們靠熟悉這個業務鞏固位置,即使換了部長也不影響其地位;一群高中國中的退休校長靠這個擔任評鑑委員四處趴趴走又可以找回昔日光榮,最後還有一群認真研究指標的現役老師靠這個擔任研習講師還可以賺鐘點費。

我甘冒大不諱指出這個評鑑制度的愚蠢,就是不希望全國二十萬中小學教師被這些報表給整慘。我們要的是能面對學生、會教書的老師,我們不要只會搞指標寫報告印資料的老師。現行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機制功能不彰,是因為教師評審委員會裡面師師相護、長官打壓等問題,教育部該做的是把這個機制給落實健全,而不是被那群利益共生體給綁著去做「教師專業發展評鑑」。

懇求部長,這個不斷砍樹印報告、浪費公帑辦無意義研習、搞得基層教師怨聲載道卻敢怒不敢言的評鑑制度,把它廢了吧!

 

教師評鑑能淘汰不適任教師嗎?

聯合報udn / 鳴人堂 / 公共政策 / 陳鍾誠   2014-11-12

教師評鑑制度在大學裏已經實施了好多年了,但是評鑑制度是否改善了大學教育的品質呢?這是我們今天想要探討的問題。

為了讓讀者理解何謂大學教師評鑑制度,首先讓我們看看評鑑制度是如何實施的。

在筆者任教的金門大學,教授每隔三到五年就要進行一次教師評鑑,今年剛好適逢筆者接受評鑑,所以我就直接拿出自己的評鑑表格供大家參考,請點選下列連結。

陳鍾誠103年教師評鑑總表

由於我是助理教授,所以每三年就需接受一次評鑑,副教授是四年,而教授是五年。

從上述表格中,您大概可以對教師評鑑有個初步的印象,評鑑項目主要分為「教學、研究、服務及輔導」等三類,在教學上以「授課時數、是否繳交授課資料、教學評量成績、製作教材數量、參加進修研習數量、指導學生參賽」等項目為評量依據。

而在研究上則是以「論文與研究計畫」為主,另外「專利、證照、競賽、書籍、指導研究生論文」等等也都是評鑑的參考項目。

至於服務與輔導這一項,評鑑的項目較為繁雜,像是「擔任導師、出席會議、指導競賽與社團、課業輔導、策劃會議、管理實驗室、辦理推廣教育、擔任委員、主管、評審、協助招生、對外募款」等等。

用「教學、研究、服務及輔導」這三項來評鑑大學教師,看起來很棒! 不是嗎?大學老師應該做的不就是這三件事情,太完美了!

不過、當我們看到那些很完美的事情時,通常要很小心,因為魔鬼就藏在細節當中!

而這些細節,還真的非常細,甚至讓身在其中的人認為評鑑就應該是這樣做,即使是抱怨連連,即使是花了大半年的心思去作毫無意義的事情,都在所不惜!

每當評鑑季節到來,大學裏上上下下不斷列印一些給委員看的報表,不斷的填寫表格並打造得美輪美奐,深怕那些委員看到哪個地方不滿意而讓學校或科系因為被評為二等或三等而導致減招或廢系。

同樣的,接受評鑑的老師也是戰戰競競,把五年內的論文、教材、講義、參加過的會議、輔導過的學生證明,通通都製作成一本一本的文件,深怕哪裡不好而被學校列為不良教師,或者因為「六年條款」等因素而被開除。

於是,我們的大學都在搞這些應付上級的事情,哪有時間去做真正重要的事情,哪有功夫去關心學生,哪有能力去追求卓越呢?

上回,我在udn寫了〈台灣版魔獸世界〉,當天正是我在填寫上述「評鑑表格」之時,於是將自己的思維聯想成一篇科幻小說,在此讓我解說一下當時的心境。

對於我們這些平凡人而言,政府、教育部和大機構都可以說是八萬噸級的超級巨獸,我們必須在這些巨獸的腳底夾縫下工作並且求得生存。

每當教育部有任何政策改變之時,都會對我們基層教師的工作產生非常大的影響,像是「資金補助、評鑑制度、鼓勵獎懲」等等。

一開始,這些政策的出發點通常是善意的,但問題是:「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由善意所鋪成的」(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那些怪獸的一舉一動對人類而言並非惡意,但是卻往往造成巨大的災難。

例如我在〈台灣的科研體系到底出了甚麼問題?〉與〈指標的傷害–談台灣當前的大學教育問題〉這兩篇文章裏曾經談到的問題:這兩篇文章呈現了「國科會的計畫補助」與「SCI/EI 等論文指標」是如何被引入台灣學術界,然後一步一步摧毀台灣的科研能力的過程。

另外我在〈技職專科的末路光景〉這篇文章裡也闡述了「解除戒嚴」之後民間力量的興起,在各個專科學校想要升格技術學院與大學的過程中,教育部為了抵擋壓力,引入了「大學評鑑機制」以控管大學品質,結果卻造成重論文輕技術,技職專科全面高教論文化的結果,讓台灣的大學裏技術體系教師滅絕的故事。

近期教育部為了回應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等組織的要求,開始要將中小學老師也納入評鑑,這樣的舉動讓我感到非常憂心,雖然這件事影響到的是中小學老師,而不是我們大學教師,但是我擔心在大學裏評鑑制度所造成的傷害,會透過這個政策在中小學再度重演。

說到這裡、讓我想起了一樁禪宗的公案:

話說在魏晉南北朝時期,禪宗五祖「弘忍」年紀老了,想要傳授衣缽給接班人,於是請想要繼承衣缽的弟子們做一首畿子(有禪意的詩),這時有位優秀的大弟子「神秀」想要繼承衣缽,卻又怕被認為想要謀權,於是半夜起來在牆上寫了一首禪詩如下:

身是菩提樹,心為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結果,當大家早上起來看到並評論的時候,廚房裡有個名叫「慧能」的火頭僧聽到了,雖然慧能不識字,但是卻覺得這首畿子無法傳遞禪宗真義,於是就做了另一首,並請人幫忙寫在神秀禪詩那面牆的旁邊,內容如下: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五祖弘忍看到之後,問說是誰作的,於是其他人說是慧能作的。結果五祖當著其他僧人的面說:「這首畿子胡言亂語、亂七八糟」,然後在慧能頭上打了三下就走了。

慧能知道五祖的暗示,是叫他半夜三更的時候到禪房見五祖,於是當天晚上,弘忍傳授了佛法與衣缽給慧能,並令慧能連夜逃走(因為害怕神秀的人傷害慧能)。

後來,神秀創立了禪宗的北宗,並被武則天、唐中宗、唐睿宗奉為帝師。

十年之後,慧能在莆田少林寺創立了禪宗的南宗,是為六祖!

在此我想借用「六祖慧能」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首禪詩,來對教育部的長官們提出一些建言。

教育部就像一隻億萬噸級的超級巨獸,您稍微挪動一下身體,對我們在下面的人而言,都是巨大的地震。教育政策如果每次都要進行「大改革」,最後的結果往往會出乎施政者的預料。

所以在教育政策上:「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絕對不是個好方法,當您拂來又拭去,拂來又拭去的時候,那些還擁有教育熱情的基層教師們,他們的熱情往往會在擦來拭去的過程中,被磨得一絲都不剩了!

為甚麼呢?

如果您仔細看本文開頭的那份評鑑表格,您勢必會發現,那些「真正的不適任教師」,他們不需要關心學生、不需要擁有熱情、不需要磨練教學技巧、只需要負責讓自己的表格看起來很棒,所以該開的會、可累積點數的研習他們絕對不會缺席(不管他們是在滑手機還是打毛線),他們可以全心全意的蒐集點數,只為讓自己可以不被開除並獲得升職。那份評鑑表格又怎麼能難倒他們呢?

相反的,那些「很關心學生、輔導學生、專心教育學生」的老師,他們卻很難在給學生進行輔導之後,拿出一張「學生輔導證明」來請學生簽名。因為這樣的舉動會讓整個關心與教育完全變質,讓關懷的心變得很虛假。

他們也很難整天去開會研習湊點數,或者整天不斷的寫論文去投稿,甚至是動用分身開很多帳戶,只為讓自己的論文可以被刊登,因為那些很可能不是他們認為對教育有意義的事情。

最後因為評鑑表格不好看而被開除的,常常就是這些「付出而不求回報的老師」,結果基層教育人員的士氣當然遭受很大的打擊,我們的教育又怎麼會因為這些評鑑表格或政策而有甚麼改進呢?

大學和技職已經被搞爛了,請別再用那樣的評鑑制度把中小學也搞爛,教育部的長官大人,我懇求你們!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