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缺額透露的警訊

【聯合晚報╱午後熱評】2014.08.06

大學指考今天放榜,錄取率95.7%,創五年來新高;缺額301人,比去年增加84人,近九成缺額集中在兩所私校。這透露出嚴重的警訊。

當人人可以讀大學,表示大學招生可以來者不拒,變相鼓勵不適合讀大學的人,也來爭取一張大學文憑,延緩進入就業市場;而增加四年時間成本,畢業後若學非所用,對個人和社會都是成本的浪費。

更嚴峻的情勢,兩年後「虎年效應」發威,大專新生來源將比前一年劇減約2萬2500人,不僅大考錄取率破表,部分大學恐將在少子化海嘯中滅頂。

除了少子化因素外,十二年國教的推動,也會影響大學招生板塊的挪移。隨著適性發展的鼓吹,愈來愈多國中畢業生,著眼於未來就業競爭力而選擇讀高職,高職畢業後升科大,這對後段班和競爭力較弱的公立私大學招生,無疑是雪上加霜。

馬政府想仰賴外籍生和陸生,填補台灣高教招生的缺口,這不僅杯水車薪,也緩不濟急;唯有加速大學減招、整併及退場機制的腳步,才是正道。而推動大學的整併,教育部不能痴痴地等待兩校「郎有情、妹有意」,只要條件合適,就要趕緊「送作堆」。

另一方面,少子化浪潮如急驚風,私校退場機制不能慢郎中。今年指考有九成缺額集中在兩所私校;兩年後會增加約2萬5000名招生缺口,不知要吞噬掉多少大學?

新任教育部長吳思華今天上任,預定任期只有一年九個月,剛好碰到高教105年度的「大限」;新教長不能消極的當看守閣員,我們期待吳思華部長發揮管理長才,大刀闊斧地推動大學的整併及退場,以確保高教品質、落實大學人才培育。做得到,他是開創台灣教育新局的領航者;做不到,他只不過是教育鐵達尼號的船長。

 

2020年,大學的招生缺額將來到錄取總數的1/3(也就是9萬名招生缺口)。國立大學如果維持額滿的話,私立學校的報到率可能會低於四成,甚至更低。首先衝擊的是大學教授的就業,連大學教授都面臨失業問題,民眾會重新的思索念大學的必要性。

如果基礎教育的工作者或廣大的家長,還在迷思第一志願的排名,那將會是一場「災難」。學校應該是學習者興趣的開發與熱情的培養之場所,讓孩子學習為自己負責,選擇一條自己要走的路,在自己的道路上,充實自己的專業能力與敬業精神。

專家學者及教育主管口口聲聲喊著「學生為主體」,可是心中期盼的卻是「分數為依歸」,你們的想法與作法是互相違背且矛盾的。試想一想,何謂「人才」?人才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人,百行百業都會有人才,只要你有足夠的專業素養,願意為理想付出努力,一定能成為一流的人才。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