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人學:《人物志》白話版*增修版*

作者: 劉卲
譯者: 郭泰
出版日: 2014/6/1 
出版社: 遠流出版

〈推薦人的話〉

為中外管理學的盲點注入了一絲光明

廖風德

1

我國識人之學,起源甚早,然至三國時代,始蓬勃發展,是有其歷史背景的。 

東漢末年,天下鼎沸,由於戰亂流離,使兩漢擢才任官的鄉舉里選制度,無法施行。曹魏為吸收人才,乃設置九品中正制度,即政府在州郡設置中正官,令其品第該管人物,分為九等,以做為任官的憑據。中正官必須具備有詳察識人的能力,才能品鑒人物,為國舉才。因此,識人之學,大放異彩。

劉卲撰寫《人物志》,為當時政治上量材授官建立了客觀標準,同時亦將識人之學系統化、理論化,只可惜一千七百多年來都被忽略了。如今,郭泰選擇此書,推陳出新,令人不得不佩服他的眼光。

劉卲的《人物志》,原書有十二卷,內容包括「識人原理方法」與「人才分析運用」等兩大部分,有體有用,非常科學,參考的價值相當高,只可惜他受到當時文風的影響,用字遣詞,精簡深奧,一般人很難了解。不過,《人物志》經過郭泰爬梳整理為《識人學》後,解說文字淺顯通俗,全書精髓,一覽無餘;加以體裁設計完善,有原典,有註釋,有解說,讀者可以速讀,亦可精研。整體而言,郭泰真正是讓《人物志》甦活了過來。

郭泰在《識人學》中,對原典的微言,加以闡揚引伸,發揚光大,使劉卲的智慧重新發出熾熱的光芒。

以論人才為例,劉卲認為「平淡」最為可貴,他說:「觀人察質,必先察其平淡,而後求其聰明。」郭泰認為這是劉卲在深刻洞悉人物之後的偉大創見,所以《識人學》中,以平淡之人為上上之材。

郭泰的論點,深獲我心,因為從歷史看,歷代人主擢才,必有其取捨標準,聰穎慧黠之輩,往往或阿其所好,或虛張偽飾,或矯俗干名,以遂其目的。而識人之最難,即在於此。

《識人學》強調、推崇平淡自然,將其列為考察真人才與否的標竿,實在是透視人性、極其智慧的見解。

類似此種評論人才的卓越與解析,全書隨處可見,唾手可得,這是《識人學》最迷人之處。

自古以來,我們的社會即重視人才,強調知人善任的重要。我們推崇漢高祖劉邦或唐太宗李世民,往往不外乎讚嘆他們重視人才,知人善用,網羅了許多安邦定國的良才,締造了輝煌的盛世。然而,有多少人了解,除了少數天縱英才之外,對大多數人而言,識人知人的能力,是要靠揣摩學習才能獲得。

有人曾以藥材比喻人才,非常有意思;世界上沒有能醫治百病的藥材,所以也沒有能勝任百事的人才。某藥能治某病,便是良藥;某人能治某事,便是良才。但是,認識藥材藥性如何,醫生要花費多少功夫?然肯為認識人才人性而投注心力的,又有幾人?

郭泰是個有心人,他以年輕時獻身企管的閱歷和知識,注疏解說我國觀人識人的經典名著,創造出理性的、智慧的、現代的、中國式的《識人學》,實在值得肯定,值得喝彩,值得支持。

美國當代管理學大師彼得‧杜魯克(Peter F. Drucker)在探討如何才能做一個有效的經營者時,再三強調要「活用人的長處」。他認為,為了要獲致成效,必須充分活用一切可能的長處,尤其在人事管理方面,必須強調人的長處的活用。他的說法和諸葛亮「用其所長,揜其所短」、唐太宗「用人如器,各取所長」的用人精義相契合。但是,如何認識人的長處呢?杜魯克並未說清楚。就此看來,識人知人,可以說是管理學的盲點。郭泰選擇經典,以當代的眼光,用自己的智慧經驗,重新詮釋先賢的著作,出版《識人學》,似乎在中外管理學的盲點中,注入了一絲的光明。

2

和郭泰結交,是我邁入中年以後的一段機緣。郭泰的率真豁達,以及回歸田園的生命情調,為我逐漸孤寂涸乾的性靈,注入了一股鮮沛的活泉。

郭泰遷居木柵後,我們有更多的機會一起登山、餮食、酣飲、品茗、清談、高歌。我深深覺得:讀郭泰的書,能領略他的慧識和文采;過郭泰的生活,能體會他的達觀和超脫。我最佩服郭泰的是,他雖然隱遁筆耕,過著田園式的生活,但卻勤勉而規律;他的身上洋溢著台灣傳統農民的氣質和現代企管的精神,令人神往。

郭泰寫作,有如春蠶吐絲,善於將平淡自然化為神奇雋永。所以,他寫書向在談笑風生中完稿付梓;唯獨撰寫《識人學》,卻屢屢面色凝重,酒興索然,生活於沉思之中。由此亦足見《識人學》之問世,不同凡響。

起初,郭泰談及將撰寫《識人學》,我即為他憂喜參半。喜的是:管理為當今顯學,成功的管理在於識人善用。因此,如何做到識人善用,實為管理學研究的核心。誠如「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所云:「事業即是人。」人是一切事業成敗的關鍵。我心想,郭泰若能寫成《識人學》,突破此一關鍵,那麼造福社會上領導管理階層,將是功德無量。

然而,我也擔憂:人是公認最複雜的動物,要做到識人知人,談何容易!人有物欲,亦有理想;人能思慮,也善偽裝。俗云:人心不同,各如其面;而人類神貌言行歧異,幾少雷同。人的複雜至此,要將人類行為的經驗法則加以歸納,加以驗證,以建立識人知人的通則,是何等難事!非有大智慧,實難以著筆。

郭泰《識人學》完稿後,我先睹為快,才發現我的擔憂是多餘的。郭泰的《識人學》,根據三國時代曹魏劉卲所著的《人物志》原典,加以詮釋解說,融會傳統經驗,注入現代知識,述而不作,溫故知新。我認為,郭泰採「述而不作」的方式來寫《識人學》,是極其高明之舉,因為一個人智慧再高,也比不上整個民族千百年經驗之所積。

我在政大教歷史,知悉匯聚古聖先賢智慧經驗的歷代典籍中,蘊藏無數潛伏不彰的著作,而這些著作,往往是日後嶄新學說的張本。我相信,劉卲的《人物志》,在郭泰的精心研閱、發幽闡微後,以《識人學》的新面貌重現,將是最佳的例證。

3

識人管理之學,我本門外漢,所以當郭泰要我為《識人學》寫序時,我力辭不敢當,因為我認為寫序是名家宿儒的事,我何德何能。不過,郭泰卻爽朗的笑說:「就把寫序當做我們交往的紀念吧!」在盛情難卻之下,我為《識人學》寫上以上推薦的話。

〔推薦人簡介〕

廖風德,筆名廖蕾夫,台灣宜蘭人,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曾任政治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立法委員、國民黨副祕書長兼組發會主任等職,他曾以〈竹仔開花〉〈隔壁親家〉兩篇小說連續獲得六十八、六十九年度聯合報小說獎,著有《清代之噶瑪蘭》《隔壁親家》等書。二○○八年總統選舉國民黨獲勝後,原定在五月二十日接任內政部長,不料在五月十日因病英年早逝,得年五十七歲。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