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存得了人民恐懼,封存不了政客惡意

【聯合報╱社論】   2014.04.27

國民黨提出「封存」之議,核四完工之後不運轉,意味馬政府作出了重大讓步:把核四的命運留待未來,在不同時空下若經人民公投決定重啟的話。此舉,讓在野黨頓時失去反對支點,卻仍在馬蘇會、立院及各路持續激戰。這也顯示,核安最大的敵人其實不是人民心裡的恐懼,而是政客的煽惑及惡意。

所謂「封存」,有人形容是這把核四裝入「時間膠囊」,有人則形容這像是宣判核四「死緩」。無論如何,其概念都是:勿貿然決定核四的生死,讓社會有一段思考沉澱的時間,也保留民眾未來不同思考的重啟空間。完工後不運轉,人民即沒有核電安全的疑慮;而未來以公投決定是否運轉,則維護了對民意及民主程序的尊重。由此可見,「封存」的主張,比起民進黨目前叫囂著要「立刻廢除」或「降低門檻」,是更設想周全的處置。

簡言之,「封存核四」和「立刻廢除」之間最大的差別是:「封存」是讓核四進入一種「休眠」狀態,核四廠的一切機組和零件均保持完整狀態;萬一未來台灣的供電發生嚴重短缺,而人們對核能安全的疑慮也回到可以容忍的程度,經過全民公投的同意,我們還有一個核四可以應付緊急之需。而如果是「立刻廢除」,花了三千多億元興建的核四,將立刻變成全球最昂貴的廢墟,或許稱斤論兩當破銅爛鐵賣掉,或許不時遭人竊取、破壞,永遠失去再利用的價值。那樣的話,台灣人的反智與奢侈,也可以在世界核能史上留名了。

馬總統承諾任內不運轉核四,這形同他自行斷臂,這也剝奪了那些選擇相信政府有能力使核四安全運轉的民眾之意志。若不是黨內外壓力排山倒海,若不是希望追求社會安寧,很難想像他會作出這樣的妥協。然而,以近兩年台灣社會的躁動不安看,馬總統恐怕也已了解,在他任內已無和平解決核四爭議的可能。在這種情況下,還不如將核四「封存」束諸高閣,留待後人的智慧解決。或者換一個時空,台灣人民會有不同的想法;那個時間點,會落在將有缺電風險的二○一八年前後,也說不定。

「封存」一詞,值得深思玩味。核四的封存,其實不只是封存了核四廠,同時也將我們此時此地對核電爭議無解、無能為力的情境置入時間膠囊。更放大來看,它也封存了台灣現下民主政治的紛亂狀態,乃至整個社會共識難以凝聚、分歧無法妥協的困境。事實上,除了「反核四」聲浪,稍早的「反服貿」學運,去年的「反都更」、更早的「反壟斷」、「反國光」等一系列運動,一次次試圖把台灣裝進時間膠囊裡,這次終於總結在核四的封存。台灣多年來各方面缺乏進展,與這種不時處於「圍堵」的氛圍,不可能沒有關係。

核四議題在台灣綿延長達廿多年,它的內在困境,隨著時間的拉長愈陷愈深。近些年,傾向環保和反核的民眾有增加的趨勢,這是值得欣喜的現象;但令人擔心的則是,政治上解決這類爭議的能力和素養並未隨之提高,反而是在倒退。核四爭議廿多年中最詭異的一段軌跡是:民進黨在二○○○年宣布停建,次年恢復興建,二○○六年又追加人員及四百多億元預算;但在二○○八年失去政權後,民進黨又站回反核四的立場。而今,民進黨不僅連其執政時制定的《公民投票法》門檻都要設法破壞,更公然要脅總統「逕自停建」。此刻,核四的「封存」,也必然完整保留民進黨在其間投機搖擺、毫無信念的醜陋面貌。

從技術觀點看,「封存」跟宣判核四「死刑」,已相去不遠。對民眾而言,一個不運作的核電廠是無害的,人們可以卸下心頭的恐懼;然而,這樣的退讓不會使社會的紛爭結束,因為政客的惡意永遠源源不絕,不會罷休。無論如何,「封存」為未來保留了兩個餘地:一是萬一遇上電力短缺,可供重啟作為備援救急;二是未來民眾或許能有更成熟的智慧看待此事,台灣不必平白把三千多億的設備立刻變成垃圾。

請民進黨告訴人民:在所有遊戲都玩遍後,你還有什麼更好的選項?

-------------------------------------------------------------------------------------------------------

部落格「封存一天」,

「封存四十年的記憶」!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