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留給學生,殘局留給議會

【聯合晚報╱社論】   2014.04.07

立法院長王金平昨天前進議場,承諾「先立法再協商服貿」,占領議場行動的退場因而露出曙光。但平心而論,這個承諾與其說是解決方案,不如說是各方「自圓其說方案」。就算學生退場,立院回歸議事正常運作,收拾殘局的工作才剛要開始。

在王金平出手之前,國民黨、民進黨和占領議場的學生,各自面臨兩難困境。國民黨提出的妥協方案未能獲學生認同;民進黨在學生訴求和政治壓力間擺盪,角色逐漸邊緣化;學生占領議場超過20天,身心俱疲,也面對民意轉向、正當性減弱的現實。

學運進展至此,已如強弩之末。因此王金平的「先立法再協商服貿」提出後,各方壓力都有了出口,迅速變成「一個承諾,各自表述」。

國民黨覺得被王金平出賣,但若能促成學生退場,至少有回到議場的空間。就算同意「先立法」,朝野進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程序,但目前各方提出的草案約有十個版本,天南地北,要達成共識就非易事。尤其以民進黨過去的議事手段,每遇重大法案就是「杯葛、杯葛、再杯葛」,倘若民進黨不肯承諾「不杯葛議事進行」,監督條例立法工作曠日廢時,已可預期。

在服貿協議審查方面。儘管王金平宣示立法前不再主持協商,但馬英九總統329宣言的「立法與服貿審查並行」的底線猶在。尤其法律不追溯既往,服貿協議是否適用新法,還有得好鬧;且重啟服貿「逐條審查」程序若難以避免,議事廳也必定會成為另一個火藥庫。

這次學潮引發社會階層、朝野政黨甚至政黨內部的對立,升高到極點,各方互信蕩然無存。王金平看似勸退學生有功,但留下的是個爛攤子,假如學潮後仍延續對立氛圍,「各自表述」沒完沒了,則就算學生退場,也不過是把戰場轉進立法院而已。

太陽花學運看似逼馬政府退讓,但「人民占國會」的惡例既開,日後不管哪個執政黨都隨時面臨「群眾我最大」的挑戰,動不動會有人想「拆政府,占國會」。這整個事件的「光榮」集中在少數學生身上,收拾殘局的痛苦代價由社會承擔!

 

把國會還給國會,下一步建議代表人民的學生能夠成立新政黨,不管叫做「香蕉黨」或「太陽花黨」

參加下一屆的立法委員選舉,透過民主法治的形式,表達您們對台灣的關心與熱情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