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否學習和不同意見的人相處

【聯合報╱社論】   2014.03.30

這兩天,白衫軍、黑衫軍競相上街頭。民主社會,人民表達不同意見,行使集會遊行權利,本為常態。但如今,抗爭者已發出「宣戰馬政府」的戰書,且「宣戰」二字已不僅止於隱喻,而是要將近兩星期的占領國會行動拉長戰線,與街頭運動連成一氣,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支持學運者,有人在胡適故居前發表聲明,並引用了胡適之語:「荒唐的中年老年人鬧下了亂子,卻要未成年的學生拋棄學業,來干涉糾正,這是最不經濟的事」其實,今日台灣「不經濟」的景象何其多,國會被占無法議事,朝野協商四度破裂,被卡住不能動彈的議案豈止服貿協議一案?可以想見,後續要回復到可以重新推動國政的體制軌道上,要花多大代價。

這件事所起始的「鬧下了亂子」,是因審查服貿不斷出現程序杯葛及混亂,朝野政黨均難卸其責。但是,青年學生「干涉糾正」的做法,如果自我標榜為絕對正義,甚至以占領立院或攻占其他官署為手段,這在任何法治社會都踰越了「公民自由」的界限。此刻喊「自由」太輕鬆,反而應該思考一下同樣出於胡適口中的另一句名言: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胡適當年論「容忍」,是向掌握權力的人建言,要容忍異議。而今天台灣的政治及社會景象,早已不是沒有言論自由的時代,反而是許多人太過堅持自己的「自由」,導致對其他人所相信的秩序造成干擾,乃至輕易走向「誓不兩立」的結局。廿多年前,在民進黨崛起、國民黨分裂的時代,台灣即曾因民眾的政治認同差異而出現過一波家人反目、朋友決裂、同事成仇的風潮;那次的傷痕,歷經多年的滌盪與煎熬,至今仍難以平復。

更不幸的是,這種社會意見的對立決裂,始終沒有磨合出和解的途徑;不但每逢選舉季節即重演,而且漸漸蔓延到重大公共政策,各持己見者不願進入理性討論,不肯聽從專業判斷。在國光石化、核電、都更等議題上,一次一次上演社會對立和彼此憎惡的戲碼。這次的服貿議題,又是這種對立情緒的再一次大爆發,現在不僅「決戰街頭」,臉書上互刪好友,包括「世代正義」的議題嚴重衝擊家庭裡的親子關係。意見不同,何以鬧成不共戴天般的仇恨對立?

反服貿爭議,本來從「反黑箱」的口號而起,但抗爭學生一步一步升高訴求,今天的三三○行動,已經上綱到「從凱道帶回立院」,抗爭綿綿無絕期。國民黨已同意服貿退回委員會逐條審查,馬總統已表明支持「兩岸協議監督機制」的法制化,包括邀大學校長等公正人士建立溝通平台;但是,學生仍節節進逼,要求立委簽署承諾書,揚言「不簽我們就不退」。抗爭運動不僅癱瘓國會運作,還走向不知如何收場的地步。

太陽花學運逼得「康乃馨運動」順勢而起,白衫軍、黑衫軍輪番上陣。如果對立意見仍找不到化解之道,社會動盪的後果,有他國的前車之鑑可為參照。例如泰國的紅衫軍和黃衫軍之爭,紛亂經年,周而復始;例如烏克蘭十年前的橘色革命看似成功,但政爭延續十年,弄到內有分裂運動,外有俄羅斯壓境。這些國家,本來都建立初步的民主體制,但社會內部不同派系不容忍對方不同意見、不願遵守民主規則,鬧到凡事「街頭解決」。與其說這是「自由」力量的顯現,不如說是「零容忍」的社會導致民主失敗!

民主曰「人民做主」,但「人民」不是一個人,既有多元化意見,所有的民主機制就是設計來處理不同意見。也所以有國會的代議政治,有普選可促成的政黨輪替。而今天的反服貿抗爭行動,直接占領國會使無法運作,拒絕溝通意見,又宣稱無限期抗爭到底。這場混亂將伊於胡底?

此刻正考驗著台灣社會的正是這一主題:如果我們無法學習和不同意見的人相處,台灣民主如何提升

--------------------------------------------------------------------------------------------------------------------

心得:

1. 如果述求是「反服貿黑箱」,解決之道「退回立院程序委員會逐條審查」。顯然抗爭的學生認為「立院沒有實質逐條審查的能力」,因為這些立法委員是受到總統的控制,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對「代議制度」的不信任。

這也造成了立法委員被趕出了「家」---立法院,卻沒有太多的人民同情他們。而一家之主的王院長,卻像是觀眾一樣在看戲,看著學生打擊他的政治宿敵,這位政治宿敵正是不久前以「關說案」鬥爭他的眼中釘。如果以這個觀點來看,這場抗爭很顯然是九月政爭的續集。抗爭學生如何避免成為別人的棋子,該冷靜的想一想,抗爭訴求的主軸及多層面的影響。

2. 如果述求是「反服貿」,那麼解決的方法「撤回服貿協議」。但顯然抗爭學生為政府留了後路,要求先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再審服貿協議,也就是「先立法、再審查」。

目前的發展是行政院及總統府也接受了「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但歧見在於「立法與審查」的先後關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需要多久時間,是一個會期?還是兩個會期?或是一、兩年?執政黨有年底立委選舉的壓力,當然想急著通過當政績。民進黨則是強調「程序正義」,要求「先立法、再審查」,其實民進黨應該做的是更高層次的事,說明「兩岸服貿協議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哪些產業會受到衝擊?哪些工作會中國人搶走?這才能凸顯反對黨立法委員的「專業」。

3. 常對學生說「別只聽見自己耳朵裡面的聲音」,相信自己是「絕對正義,絕對無法達到真正的正義」。民主是多元意見的表達,很佩服你們願意用青春去喚醒社會正義,用體力去衝擊體制。但別忘了學習傾聽、冷靜思考,服貿協議到底對台灣社會的真正影響。學習和不同意見的人相處,才是真正的體現民主。(雖然我知道掌權者習慣性的使用權謀,國家如此! 企業亦是如此!)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