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金河:投資、投機並行的兩條腿走路

先探投資週刊   【文/謝金河】  2014.02.27

過去一周,台北股市狹幅盤旋,指數上下波動不大,不過有兩樣事倒是很值得注意,一個是連戰先生的兒子連勝文,在圓環誓師大會,宣布參選台北市長,這次連勝文參選擺出來陣仗之大,幾乎是總統規格,這個參選動作,也代表了台北市政壇可能進入到一個新的世代交替,那些在政壇征戰一生的老將可能逐漸走入歷史,台灣的新世代即將降臨。

另一個是,財政部宣布新的稅制方案,標榜的是為窮人減稅、為富人加稅,這裡頭包含了幾個方案,一是一九九八年在李登輝執政時代,為了應付亞洲金融風暴造成的衝擊,將銀行營業稅從五%降為二%,現在政府要把五%加回去,這個調整對銀行未來獲利影響很大,當然衝擊金融股的股價。二十四日國泰金跳空下跌一.四元,富邦金也跌一.一元,金融股顯著下跌,也造成台股指數的回挫。

不過衝擊市場較大的一個是原本兩稅合一的抵扣率將減半,以及薪資扣除額提高,但是對於年淨所得逾一○○○萬的所謂富人階級加課五%,變成四五%,這兩項變動假如立法院通過的話,威力可能不下於證所稅,對股民造成的影響至深且大。

目前股市的投資人有如待宰羔羊一般,攤開一般國民的所得結構來看,所得裡面的項目包含薪資所得、營利事業所得、利息所得、執行業務所得及房屋租賃所得等幾大項,一般投資人不經營企業,卻有「營利事業所得」,那是參與投資分配的股息股利,投資人領到的股利,原本已在公司被扣去一七%的營利事業所得稅,這個重複課稅的部份可以扣抵,這是目前上市公司都有不同抵扣率的所在。

公司繳了多少錢 ,投資人可扣抵多少稅,這有一套計算的標準,如今財政部一刀切,立刻宣布抵扣率減半,這也使得高息股、殖利率高的公司減少投資價值,當然會影響股價,另一個是所得淨額超過一○○○萬的有錢人稅率拉高到四五%,表面上看,所得高者多繳稅,但有錢人避稅管道多,將來一定會出現有錢人把自己名下的財產移轉到投資公司避稅的現象,因為個人所得稅率四五%,公司營利事業稅一七%,兩者相差很大。

這些年政府缺錢,挖空心思要抓稅,可說是已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但是股市的投資人總是首當其衝,從高舉「公平正義」大旗的證所稅,如今大戶條款還綁在頭上,股市動能消失了,政府反祭出開放當沖等短線進出的造量政策,形成政府鼓勵投機,卻重懲長期投資的荒謬景象

政府鼓勵投機重懲長投

投資人若長期投資一家公司,領股息的時候,他已先被扣掉二%的健保附加費,然後股利所得再併入綜合所得稅,台灣一般人所得都不高,最大所得來源其實都是「營利事業所得」,如今政府先將抵扣率折半,再把淨所得超過一○○○萬的人加高稅率到四五%,這是擺明逼走有錢人的作法,最後的命運可能跟證所稅一樣,讓台灣的競爭力更加萎縮。

股票市場也會出現很多新的遊戲規則,除了有錢人廣設投資公司避稅之外,就是股市一定會出現十分明顯的棄息與棄權賣壓,大家擺明不參加除權。因此,若新稅制通過,每年五到七月的除權息旺季,股市可能沒有行情,台股也會愈變愈投機。

看到這樣的稅制,也讓我想到連勝文宣布參選的所在地。圓環改造充滿了「馬式風格」,台北建成圓環原本是搭蓋的鐵皮屋,外觀一點也不美,但是卻流露了大稻埕文化,在圓環改建以前,進到圓環裡面,點一碗滷肉飯,來一碗金針排骨湯,或燙一盤青菜,這是很廉價的享受;但馬英九總統當上台北市長之後,把老舊的圓環拆了,在上面蓋了一個美侖美奐的圓形建築物,這一蓋把圓環開放空間完全封閉起來,舊的圓環味道完全消失,如今圓環仍聳立在那裡,但就是沒有人氣,所有搶救圓環的團隊完全束手無策。

改革總是愈改愈無力

這幾年的稅制改革就像馬總統改造圓環一般,都是空有一個改革大旗,例如公平正義、劫富濟貧之類響亮名詞,但是改革總是愈改愈無力,也把台灣原有的活力都革掉了。就像證所稅,把大戶趕跑了,如今開放當沖,有如把股市當成賭場,讓更多散戶置身在高風險之中。

一個租稅制度老是想把社會那一群最有實力,也最有活力的人打下來,這個社會是不會好的,當然台灣最後一切都往下比,薪水二二K,亞洲四小龍之末,比到最後,連管中閔都說沒有四小龍了。

一個沒有中心思想的政府,最後呈現的是軟弱無力的經濟與疲弱的股市,我常拿馬英九總統與歐巴馬來比,他們兩人都是在二○○八年當選,都共同經歷了金融海嘯,也當選連任一次,兩人就職時間相差不到半年,但是歐巴馬領導的美國股市從八○七○.五六點,一直漲到一六五八八點,漲幅超過一○○%。但是馬總統在○八年五二○就職當天,台股收盤是九○六八點,如今是八五七五點,大約還差了一○%,一邊漲一倍,另一邊跌了一成,假如股價指數可以當成績,馬總統在這個上頭是不及格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