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世事如棋,國無寧日?

工商時報   本報訊    2013年09月17日          

「A September to remember」,今年9月注定是個寫歷史的月分。美國量化寬鬆(QE)醞釀退場,全球騷動不安;中國李克強經濟學穩住局面,舉世靜觀後效;日本申奧成功,安倍政權如虎添翼;芬蘭諾基亞揮淚自宮,將手機部門賣給微軟。誠可謂世事如棋,變化莫測。

在悲喜交錯的世局下,台灣則困在馬王鬥的政爭危機中。眼看他國奮力突圍,對照朝野作繭自縛,我們不禁要問:「難道國無三日寧,就是台灣上下必須共同承受的宿命?」

聯準會QE退場與諾基亞壯士斷腕,說明了世上沒有恆久不變與不可取代之事。國際間對QE的愛恨情仇,很像當前台灣民意之於立法院。QE問世之初,各國視之為毒蛇猛獸,紛紛譴責美國以鄰為壑,造成熱錢亂流與市場震盪;等到市場服藥上癮,進而不可自拔,反而企求QE不要急著退場。

台灣立法院明明議事效率不彰、密室喬事盛行、藍綠對峙蠻幹,把國會殿堂當成江湖在闖,大開民主倒車,常令識者搖頭興嘆。等到國會議長以「受害者」姿態對應監聽而來的關說指控,輿論卻又一面倒地將其視為故宮國寶般呵護。有人甚至悲憤地說,沒有現任院長主持的立院,絕對腥風血雨。

試問這不是把立法院當江湖,什麼是江湖?更微妙的是,府會同室操戈,站在檯面上全力捍衛這位「忠貞執政黨員」議長的禁衛軍,竟是本為對手的在野黨,這樣的景象又何其怪異荒謬!莫非立院之中,也存在著無間道?

「無間道」,正是諾基亞將手機部門賣給微軟之後,專家品評人事的關鍵字。因為諾基亞執行長艾洛普,前職就是微軟Office部門高層,2010年跳槽到諾基亞後,先是以「鑽油平台失火」形容這家昔日手機龍頭的經營困境,繼之停掉諾基亞主導的Symbian,改採微軟的Window Phone作業系統。捨強用弱的結果,諾基亞手機部門欲振乏力,乃至整碗被微軟端走,艾洛普順勢回歸,成為微軟熱門接班人。

「國寶也會被取代」,這是諾基亞手機部門易主的另一個啟示。以前的榮光,不能做為現在的護身符;在手機領域,蘋果、三星新強既出,誰與爭鋒,諾基亞有再多的當年勇,都擋不住浩浩蕩蕩的時代潮流。

在國民大會尚存的年代,曾有老國代嗆言:「以前可以,為何現在不可以?」最終,國民大會走入歷史,民主法制邁前一步;老國代的咆哮,成了戒嚴時期特權作威的「鐵證」。民主時代,既無萬年國會,當然也沒有萬年院長的道理;立院袞袞諸公受選民所託,又豈能不以全民福祉為先,反而懸念著「以前是他,現在也必須是他」的思維?

在馬王鬥的民意審判中,多數人伸手不打笑臉的國會議長,矛頭全指向突然變臉的總統,甚至譴責他一手主導台灣版水門案。誠然,馬此次下重手,忽略了台灣是一個「情凌駕於理、法之上」的社會,因此遭致極差觀感,支持率驟降至一成左右。但若將馬比為因水門案而下台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則顯不倫不類。當年水門案,係非法監聽,由媒體揭發;今日的王柯關說案,則是合法監聽,由檢察總長舉發。當然,其間牽涉A案監聽能否B案取證、違法關說或阻止濫權上訴、不分區立委是否具備民意且適任國會議長、黨紀位階是否過度膨脹等等法律爭議。但凡此既已進入司法攻防階段,也就證明了台灣的確是個民主法制國家,即使總統一怒,也無法獨斷立決他人生死,又何來「你好大,我好怕」的指控?

不論馬執意辦王是「吃快弄破碗」,還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民意挺王送暖終究無法掩蓋下列的事實:立法院是政令推動的最大阻礙。原本有機會遞補不分區立委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說得直白:「我們是很爛的國會,我多一個人去幹嘛?而且再來的會期一定開不成,那我去做這個立委,呆坐在那裡做什麼?不是浪費時間嗎?還不如我去教書,或寫些文章。」

很多人批評政府應變無方,但事實上,諸多政策進了立法院有如跌進黑洞;今夏兩次臨時會,三讀通過者皆是意外事件所催化,優先法案無一成事。若說馬對王翻臉「令人毛骨悚然」,那麼立法院對行政部門的「凌遲」也不遑多讓。

這樣的場面,不免讓人聯想起安倍再執政前的日本政壇惡鬥:首相與閣員更迭有如走馬燈,國會派系分裂如兒戲;人去政息,政經情勢陷入無止境的負向循環。然後突然間,生聚教訓6年的安倍晉三帶著整套治國方案回鍋,連射三箭,以非常手段打開了政經糾纏的死結,同時也奇妙地將負向循環轉為正面向前。

雖然安倍經濟學未必真能終結日本的失落年代,但其扭轉頹勢的成效仍令人眼睛一亮,彷彿在絕望中看到一絲曙光。此時此刻的台灣,府會死結難解,亟需大破大立,但放眼藍綠,台灣版的安倍何在?

 

民主政治是「法、理、情」

台灣的政治「情、理、法」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