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為何台灣人一年只讀兩本書?

中國時報   社論  2013-03-31

又是一個令台灣人難堪的國際比較數字:台灣人一年只讀兩本書(教科書除外),不僅和原先就遙遙領先世界、酷愛讀書的芬蘭、瑞典等北歐國家沒得比,連我們台灣人動輒要拿來比較的近鄰:南韓,都遠勝我們。

台灣人不愛讀書的新聞幾乎每年報紙都會登一遍,但多數人聞之藐藐,反應冷漠:不讀書又怎樣?一向在國際統計上凡事都「驚輸」的台灣人,為何唯獨對「不愛讀書」這個國民性「無感」?

我們的社會似乎已經失去一種「藉閱讀來求上進」的力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台灣長久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古老文化的制約下,原本將閱讀當宗教般崇拜,但現在我們知道,「讀書高」是因為過去書中有功名利祿可求,所以愛讀;但是現在還有嗎?

台灣人為什麼不愛讀書?可先從社會集體的生活習慣這個切面,來看不愛讀書的現象。

台灣最自豪、也最常被國際社會稱道的優點是「人情味濃厚」。證諸我們自己的日常生活經驗,似也如此。我們一般市民遇到外國人的友善與熱情,連中國大陸的《新週刊》都以封面故事報導:「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我們不只對外國人熱情,自己熟人間的互動熱絡,也反應在各處。例如,都會區的咖啡廳喧鬧、燈光暗淡,連圖書館都有交談聲音,不適合安靜讀書。咖啡館林立,不景氣中生意一枝獨秀。一杯賣百元的熱咖啡,毛利不低,投資者為何小氣不把燈光調亮些?不是的,換個燈沒有多少錢,但是多數客戶來咖啡廳主要目的是來「社交」,而不是來安靜讀書的。

此外,包括台灣在內,全球出版業面臨了產業結構的鉅變,科技讓新的閱讀器出現成為主流,人人趨之若騖;而電子書讀者的閱讀習慣不同於紙本書,因此編輯、選題也要跟著改變──內容深入與否不甚重要,但標題要突出、話題性要高、速度要快要熱,上述幾點都不是傳統紙本書的優勢。

其實,也不只台灣有這樣的趨勢,連美國的老牌嚴肅政論週刊《新聞週刊》,都在八十週年後,劃下紙本雜誌的休止符,只出網路雜誌;《新聞週刊》意欲效法美國新興嚴肅網路媒體《Huffington Post》,大家在網際網路上見真章;但是《新聞週刊》面對的挑戰是財務虧損、閱讀習慣改變、雜誌定位的問題。閱讀市場若比喻為「海洋」,該雜誌本來定位「捕撈」的讀者還在,只是他們變得更挑剔內容,更常上網路看,「讀者魚群」仍在,並沒有消失;台灣的問題則是「漁場枯竭」,「閱讀的海洋」生態破壞,魚群消失;閱讀群似乎逐漸弱智化,喜歡簡單、快速、不傷腦筋的吸收新知方式。

台灣人怎麼會變成這樣膚淺?還是說,大家認為,讀書真的沒有什麼用!因為讀嚴肅、有深度的書籍,似乎也沒有什麼正面回饋的效用,既不會幫你加薪,也不會讓你在親友社交圈贏得掌聲,至於純粹閱讀的「知性樂趣」,很多人也很迷惑:這是什麼?

台灣人非常務實,若工作無虞,生活就在日復一日的節奏中重複進行;若還要為三餐煩惱,就更沒有時間讀書,紙本書籍的「實用」定位,便愈來愈向後退。至於社交場合、交換「情報」(而不是「知識」)的樂趣,也不必嚴謹,朋友間道聽途說、以訛傳訛的現象,在台灣是屢見不鮮,反正被消費的是遠在天邊的「名人」。

如果我們不能改變這樣的生活習慣和消費習性,再怎麼呼籲鼓吹閱讀風氣都是無效的,因為在人們的日常生活裡,並沒有給閱書留個位置;再說,很多人在學生時代為了應付考試,每天讀書讀到都快抓狂,出了學校,還有多少讀書的胃口?

一般人並不覺得讀書能帶給他們什麼額外收穫。然而,閱讀的效用須日積月累,才能改造人的心靈、提升人的視野、錘鍊人的價值體系,就像《莊子》寓言中那棵沒有被砍掉當家具的「櫟樹」:「無用之用,是為大用」。「文化改變」一直是文化人類學探討的重要課題。「文化改變」就是中國人說過的「移風易俗」,而台灣人集體不讀書的社會現象,正是一個「移風易俗」的挑戰,就算有一、兩個國際評比的刺激,恐怕也很難畢其功於一役,需要從教育體制、閱讀環境與設施和生活習慣,甚至媒體內容改革等方面,進行細膩深刻的價值重塑;這可是一個長期工程

 


寧靜的力量逐漸在消失

筆者從事教育工作12載,擔任國中導師11年,這幾年深深地感覺到孩子的個人表達進步了,但為他人著想的體貼退步了;個人才藝多元了,但虛心受教的謙遜消失了。原本寧靜的校園(教室),潛藏著浮躁的氛圍,這樣改變是一種台灣社會律動的縮影。

如何改變這種躁動?「閱讀」是一種寧靜的力量,走進誠品大家就能感受到這種氣氛。

首先,我將考卷減量了,多一點的時間留給孩子閱讀,不需要寫讀書心得的閱讀。可以是課內書,可以是課外書,總之,我要他們享受寧靜,享受自我學習的過程,因為我相信學習「習慣」的養成才能長久。好的學習方法才能運在用不同的領域,而不是課本中死的知識。

追求名校是大部分家長、老師、行政人員的價值,在這種價值下,不斷地拉長學習時間(第八節、第九節、晚自習、補習),這些時間,原本應該是溫馨的親子時間,可以一起討論、一起閱讀。不斷地練習同類型的題目(考卷一張一張寫,裡面的題目很多都是重複的),沒有消化的考卷基本上既是填鴨。因為他們的目標就是考上前幾志願,他們想要的是一個「結果」,一張名校的畢業證書。

對我而言,過程才是重點,我最想做的是「讓他們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他們想要什麼」。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