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財經周報/經濟教室:失業者的悲慘世界

工商時報   于國欽   2013-02-17

■ 雨果的《悲慘世界》雖是部小說,但卻深刻反映了19世紀法國經濟貧富不均的社會實況,雨果在文中如此寫道:「這故事不會只是徒然傳聞而已。」

■ 在早年悲慘世界的電影簡介裡曾如此寫道:「悲慘世界是資本主義社會裡勞動人民的苦難史,是聲討資本主義制度的戰鬥檄文,它直接抨擊了資產階級法律的虛偽,揭露了資產階級司法機關的黑暗和腐敗。」

十九世紀法國文學家雨果的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自1935年拍成電影以來,近六十多年來曾多次重拍,其所改編的音樂劇於各國演出,感動無數人心,去年底悲慘世界又躍上大銀幕,風靡全球。

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以工業革命後貧富兩極的法國社會為背景,故事主角尚萬強為了幾個多日未食的小孩偷麵包而被判刑十年,他聆聽判決後向法官吶喊:「你不知道失業意味著什麼,我試了又試,一天走二十哩路去找工作,但沒有工作,沒有食物。」

勞工仍遭不公平對待

對於失業者的吶喊,法官冷漠以對,漫漫十年過去,尚萬強雖重返社會,卻備受欺凌,幸賴神父熱情的接待,勉之以「生命是給予,不是取得」,這一席話改變了尚萬強一生,幾年後他事業有成,付高薪善待勞工,由於深受各方敬仰,遂被任命為市長。但一人之力畢竟有限,法國社會對勞工的壓榨日甚一日,波瀾壯闊的社會革命排山倒海而來,悲慘世界音樂劇中「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正道出了那世代人民的怒吼。

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雖距今已一百五十餘年,但全球貧富不均、勞工遭不公平對待的情況依舊,前年美國「占領華爾街運動」、五年前法國百萬人抗議「青年首次就業法」皆因此而起,事實上非僅美、歐如此,台灣情況亦然,如同尚萬強境遇者也日漸增加。

我們以近二十多年台灣的失業調查來觀察可以發現,1991~1995年因關廠裁員而失業的人數平均為2.1萬人,占總失業人數比重近15%,此後逐年升高,2007~2012年平均已達19萬人,占總失業人數比重更倍增至37.3%,近期台灣失業人數之所以提高,正是拜企業關廠裁員之賜。

別只關心失業率的數字

日前近百位「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成員在台北車站臥軌抗議政府逼債,此一事件係十多年前國內接連發生企業關廠導致勞工一夕之間薪資、退休金化為烏有,政府當年予以協助的德政,勞工認為是代位求償,但勞委會認定是貸款,因而自去年起向勞工追償貸款,其間的是非,實非三言兩語可道盡,但年節前夕本應歡樂的日子,若非年關難過,誰願採取如此激烈手段?

當我們重溫《悲慘世界》,看看尚萬強的失業無助,法官的無情冷漠,神父的人道關懷,青年的熱血犧牲,以及尚萬強的一生為窮人的付出,雨果似乎在告訴我們,當失去了熱情,失去了對人的關懷,冰冷的法律非但無助於社會困境的改善,反而將帶來更大的不公平、不正義。

今天我們看待失業問題,不可以只關心那些冰冷的數字與法規,我們的耳畔應該經常響起尚萬強在法院的那一聲吶喊,而心中更應該日夜默想神父那席「施比受更為有福」的談話。

 


 

各國不斷印鈔票造成貨幣貶值,短時間內增加了出口產品的競爭力,但長期來看將會加速「貧富差距」。用錢滾錢的人,將會越來越有錢。領薪水者,實質購買力將因為通貨膨脹而下滑。

印鈔票會增加工作機會嗎?看看各國的失業率就可以知道,美國失業率的數字雖然下滑,但那是「作弊」的結果,因為長期失業人數已從分子及分母中去除,實際失業人口的人數及比率都是不斷在攀升,台灣呢?歐洲呢?失業的人數也不斷的提高,尤其是年輕人的失業。

QE救失業率根本是騙人的口號,QE只會把財富集中在有錢人那邊。日本也加入大膽的印鈔票,其後果會如何?三~五年後就知道後果了這一條經濟泡沫化的路,會如何的演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