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與貨幣戰共舞

【聯合報╱社論】   2013-02-04

由日圓連番貶值挑起的國際貨幣戰爭壓力愈來愈大,馬總統也終於在上周五宣布,下一任中央銀行總裁由「九A」總裁彭淮南續任,領航因應貨幣大戰的舵手確認到位,市場之前傳言紛飛的不安陰霾也一掃而空。彭總裁在接受各方道賀時,除了感謝支持,還說「大家一起加油!」確然,這場貨幣戰若無可避免,大家一定要好好學習與其共存共榮!

毫無疑問,這一波正在成形中的貨幣戰導火線,是由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晉三點燃。安倍用淺白的字眼宣示了大膽的貨幣政策,強調要結束長期的通貨緊縮,讓日本重回成長之路。這項已被命名為「安倍經濟學」的經濟新政能否實現逆轉日本頹勢的目標,尚須視六月推出的成長策略而定;不過,相較於日本之前斥資數十兆日圓以壓抑日圓升勢卻無功,這次未動一兵一卒,已使日圓兌美元匯價不到三個月就大貶百分之十六,日股更強漲逾三成,企業與民眾信心皆因此大受提振,「口水護盤」的政經效應不可不謂顯著。因此,安倍之舉雖被多數經濟學家評為危險且可能無效,但其短期激活之效不容小覷,安倍若能撐住這股氣,讓短效轉化為長效,將日本經濟一推而上,亦非毫無機會;治亂世,用重典,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也因此,日圓匯率走勢或有起伏,但短期不太可能回頭,一回頭,安倍想要撐住的這股氣就可能洩了,也很難再找得回來;但若日圓貶勢不止,各國貨幣競貶之勢終將難免一戰。因為全球經濟微弱復甦,整個市場大餅成長有限,各國即使只是要保住自己原有的貿易分額,也不會接受像日本這樣的貿易大國以貨幣貶值的方式削走些許的餅屑,更何況美國歐巴馬總統口口聲聲要振興製造業及出口倍增、仍深陷衰退之境的歐元區急欲振衰起敝,中國大陸也需要出口穩定為成長轉型打基礎,更別說現今經濟活力正旺的東協國家及與日本正面競爭的南韓。因此,貨幣貶值已是各國央行政策工具軍火庫裡的最後法寶,隨時可能動用。

貨幣戰爭如箭在弦的另一原因,是美、日兩大經濟體近年連續實施量化寬鬆(QE)貨幣政策所印出的鉅量鈔票,將會乘勢而起,在市場興風作浪,這是貨幣戰爭難以避免的長期結構性因素。受到日圓急貶、歐元強升及主要貨幣匯率波動幅度擴大的引誘,追求報酬的熱錢正大舉進場套利,今年一月全球外匯市場的交易量是去年同期的一‧五倍,日圓單日交易量更迭創新高,在在顯示外匯交易的熱度。這股炒匯熱潮一起,勢將造成市場動盪,也就同時授予各國央行出手干預的空間。

因此,貨幣戰爭的大環境已經成形,但歷史經驗要求各國央行必須自我節制,因為惡性的貨幣競貶,只會帶來貿易摩擦、市場混亂,除了少數的、僥倖的投機炒客,進出口相抵、工資上漲及物價上漲等因素都會抵銷貨幣貶值的短效,沒有人能真正從貶值中受惠,貨幣戰注定將以失敗收場。可是,理論歸理論、歷史也還是歷史,面對他國貨幣貶值,各國都會有、也必須有相應的行動,就像央行盯住韓元動向一樣,因而小規模、局部的貨幣競貶賽其實已經開打,有些受到關注,例如台韓,有些則不著痕跡,例如星元、英鎊等。可以預期的是,全球匯市的波動必將加劇,不論稱不稱得上戰爭,我們都得提高警覺,小心因應,避免擦槍走火,衝擊初現復甦之苗的信心,甚或扼殺了成長。

台灣是一中小型開放經濟體,是高度貿易導向,匯率變化無疑是影響經濟的關鍵變數,在一般情況下,匯率升貶自然是由市場決定,但在失序時,干預即屬必要。面對隨時將至的貨幣戰爭,即將展開第四任央行總裁任期的彭淮南有個知名的柳樹理論──隨勢而動,不強出頭但也不無由折腰,做到真正的「相對穩定」,其蘊含的獨立性及專業判斷,需要社會的信任與支持,這正是彭總裁掌穩貨幣政策之舵的最重要力量。

【2013/02/04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