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有沒有從國會光榮撤退的可能?

【聯合報╱社論】   2014.03.25

「反服貿」示威學生發生路線之爭,鷹派學生率隊衝撞行政院後遭警察強力驅離,鴿派學生則憑藉「非暴力抗爭」訴求仍固守立法院議場。但就算堅持非暴力抗爭,但一週過去,這次學運有沒有可能理性和平收場?學生有沒有機會從國會光榮撤退?

要學生和平離開他們占領的國會,關鍵在各方如何定義這次學運的成功與否。若從「反服貿黑箱」訴求看,這次運動引發各界普遍的關注和討論,一般民眾對此案的利弊有更深認識,且朝野兩黨均同意服貿協議在立院進行「逐條審查」;那麼,學生的行動應該可以說是達到了初始的目的。只要王金平院長和朝野兩黨達成共識,並公開向學生及社會大眾承諾,照理學生即可光榮從立法院撤退。

問題是,學生占領國會期間,卻一再改變他們提出的訴求,形同把自己下台的階梯越築越高。例如,原本只是要求服貿逐條審查,幾天後卻變成了否定式的「退回服貿」,同時附帶要求「江揆下台」;甚至要求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最後又附加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一次學生運動要同時投射這麼多目標,並且不斷地追加,不僅模糊了自己原本的焦點,也勢必導致陳義過高而失去比例原則。

學生的訴求之所以不斷拉高,應是幾個因素相激相盪所致:其一,學運領袖因聲援者眾、媒體矚目而見獵心喜,刻意抬高對話姿態和喊價籌碼;其二,行政和立法部門均未拿出溝通及疏導誠意,逼得學生激化訴求;其三,學運背後的政治支援力量不希望抗爭過早落幕,指使學生提出讓政府難以接受的訴求,以便將戰線無限拉長。

然而,戰線拉得太長,必然提高學運失控的風險;鷹派學生自行發動衝撞行政院遭到強力驅逐,即是最明顯的例子。事實上,這其中除了學生群眾對於抗爭路線的歧異,還有不同團體對指揮權的爭奪,乃至多數沉默支持者的體力、耐力和意志等因素,在在考驗著學運的實質承受度及光環保鮮效期。

更重要的,是學生在運動中表現的民主氣質問題。這次學生迅雷不及掩耳地攻下國會,其抗爭手法之老練,讓外界嘆為觀止;也基於社會一向對大學生的愛護,政府並未下令警方強力驅離,各界捐贈的物資也源源湧至。然而,學生要用什麼手段表達反對服貿協議是一回事,社會上許多民眾對服貿自也有不同於學生的看法;示威者僅憑著占領國會就要求總統將服貿退回,這並不符民主精神,也毫不尊重其他民眾。而且,學生標榜民主抗爭,卻設立前提更把持麥克風,不容許江揆在現場發言,這又如何形成對等對話的空間?

進一步看,學生要求政府承諾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事實上在ECFA的框架協議裡已有規範,朝野立委依現有職權即可以監督相關協議,無需另行立法。那麼,學生的要求是畫蛇添足還是無理找碴?試想,若學生無法針對「反服貿」訴求設定可以達成的目標,卻動輒以占領或攻擊政府機構為樂,以製造騷亂自得,這豈符合其「捍衛民主」的口號?又如何贏得民眾認同?

不可否認,「反服貿」學生示威演至如此激烈,政府官員溝通不足、欠缺誠意也是主要癥結。日前馬總統舉行記者會回應學生,這本是一個絕佳的宣導機會,可以趁此為全國民眾排疑解惑,釐清種種誤解;誰料,總統府卻依例只許三名記者提問,後雖增加三個提問,但一派官腔官調,平白葬送了一個向全國人民溝通喊話的機會,也難怪學生怒而攻擊行政院。

學生反服貿抗爭已屆滿一週,原本贏得外界讚賞的井然有序,眼看已難以維持,而反服貿不對等的初衷也漸被脫軌的高調淹沒。我們認為,如果學生領袖及其指導教授們珍惜這次抗爭經驗,應該放下大話,重新設定收場目標,將其拉回「逐條審查」;那樣,學生才有光榮走出議場的機會,而不是遭到強制驅離。

為此,我們也認為,王金平院長有責任促使朝野黨鞭達成「逐條審查」的共識,並發揮其「圓融」長才,說服學生接受朝野提議放棄占領,和平走出議場,讓服貿繼續審議。至於民進黨或其他社運人士,請勿企圖利用學生的抗爭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讓學生們平安地回到學校及家庭吧!

 

回顧一下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以下摘錄自維基百科)

三月學運又稱野百合學運,是台灣在1990年3月16日至3月22日發生的學生運動。在該次運動中,人數最多時曾經有將近600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大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靜坐,他們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這不但是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學生抗議行動,同時也對台灣的民主政治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在該次學生運動後,時任總統李登輝一方面依照其對學生的承諾,在不久後召開國是會議,另一方面也在1991年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結束「萬年國會」的運作,台灣的民主化進入新階段。(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6%9C%88%E5%AD%B8%E9%81%8B)

 


 

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目標明確「解散國民大會」,學生聚集在中正紀念堂,並以絕食的方式來訴求。其理想十分的明確,在當時贏得了多數民眾的支持。

對比2014年3月的反服貿學運,不僅訴求變來變去,還關在冷氣室裡面抗議。唉~

題外話,1990年2月加權指數的高點12,682點,3月發生野百合學運,當年10月加權指數跌到2,485點,短短的八個月,指數下跌10,197點(跌幅高達80%),台股史上最黑暗的跌幅。這次呢?  有點毛毛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股論經~~~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裡面二氧化碳濃度是正常值的三倍以上,外圍的支持者還要面對飆車族(誰派的?)的威脅,只會在電腦前面敲敲鍵盤沒有比較高尚。
    而且,學生的訴求根本沒變,是你自己被媒體洗腦了,現在是數位時代,請自己去發掘真相。
  • 學生的訴求從原先的「服貿協議逐條審查」,到目前是主張先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如果媒體有不正確報導,主事者應可以透過媒體將訴求說明的更清楚。

    所有的抗爭,只有得到人民的認同才會產生力量,也才有成功的機會。感謝您的指教,我的頭腦很清楚,不需要「洗」,耳聰目明。請同學講清楚、說明白,我很願意洗耳恭聽。

    同時,有對話才能產生交集,也才有機會找到解決之道。我可以認同「抗爭是人民對政府的必要之惡」,但你我都希望明天要更好。

    賢哥不錯 於 2014/03/26 16:57 回覆

  • J. D. Sydney
  • 學生拉高訴求層級,但國民黨內除馬江派的人是跟單的。這個策略正確。
  • cst1230
  • 認同您寫的~^^讚
  • Tenshi
  • 兩岸服貿 估GDP增加率0.025%至0.034%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30715004079-260410
    這經濟部委託中經院做的研究在2013年7月15的新聞。為了這一點點GDP,值得嗎??

    至於吹冷氣????之前聽到的新聞是國民黨不讓他們吹冷氣,立法院裡面悶的要死,所以並不怎麼通風,直到前天的樣子才有人來幫他們做通風系統,這個做通風系統的電視新聞還有訪問那個人,如果有注意到的話。。

    至於股票和服貿,我覺得我們應該都是靠自己努力選股買股票的,我不會因為為了股票漲跌,而考慮支持或反對服貿。因為買股票會不會賺錢,那是自己的能力問題。

    至於學生的主張有沒有改,我覺得問題就跟選股一樣,你看的是公司的本質,然後可能決定一個賣點假設是本益比20,但當賣點到一定要賣嗎??不一定,因為公司的能力或產業地位可能也改變,而且你也確定如此,然到本益比20就要賣嗎??那時公司的戰力,你可能決定改成技術分析,讓股票飄,然後到技術分析的賣點出現就賣,但也可能你覺得這公司很有價值,決定繼續長抱不賣。但為什麼你這麼做呢???因為不論你怎麼改變,可能都有你的基本賣股時機的理論,只是在外人看來,你根本就是變來變去。
    同樣地回到學生的主張"服貿逐條審查"的本質,倒底是為什麼????這個為什麼才是本質。然現在看起來說要先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請問也沒有偏離上面的為什麼和上面的本質呢???

    題外話:政治人物最擅長用新聞媒體扭曲一些想法,讓你誤會好像是兩個東西,但表面上甚至事實上也的確是兩個東西,但是深入研究一下,可以看出其實還是同一類的東西。
    舉個簡單的例子:為什麼犯罪人士,在沒證據之前都說不認罪,但證據確鑿卻認罪,為什麼看起來就是前後不一致?但事實上這是一致性,因為前者想靠運氣追求無罪,後者想要認罪減刑,甚至做一些哭臉狀。兩者的本質都是罪刑最小化做出的態度和行為。
    因此回到學運的主張想想對方的本質,用同理心的行為,想著對方不可能不一致,自然就很清楚看似改變的主張,其實本質不變。(至於為什麼這樣想,因為人是一致性的動物,當我們不瞭解他人的行為,只是因為我們不懂他人的行為前提,每個人的行為前提可能很簡單,也可能很複雜)
  • 如果有明確的訴求,就把訴求講清楚,那麼接下來解決爭端的方法就是「對話」。
    對話的過程,可以讓全民更清楚「爭端的本質」,進而去選擇支持哪一方。

    社會運動的訴求要能達成,必須有更多人民的認同,掌權者自然會感受到壓力。
    因此我才會說,抗爭是民主的過程,然而解決問題才是我們的目標。

    您的兩段論述十分的精彩,讚!

    賢哥不錯 於 2014/03/28 17:07 回覆

  • 兩座山
  • 立委打混摸魚,能推就推,能拖就拖,最後隨便表決,責任互推..假如立委研究法案就跟研究股票一樣認真,台灣立院就不會如此腐爛.
    但,有人因此去抗爭立院的擺爛嗎?沒有,只有馬看不下去,要請王金平滾蛋,卻惹了一身腥.
    所以,這本質與動機不是抗議立院該審沒審,而是<反服貿>,誰會反,當然是民進黨的操作,前面說的程序問題都是托辭..
    搞壞國民黨的作為,就是民進黨的最大利益,跟當初國民黨怎阻擋阿扁一樣..政黨,成了最自私自利的團體..
    何不把政黨給廢了,台灣參政一律不得有政黨..
  • 難怪JOE會說《台灣的代議制度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http://joejoeyourmoney.pixnet.net/blog/post/359128241

    賢哥不錯 於 2014/03/28 17:51 回覆

  • r89623402
  • 整個事件演變成鬧劇一場,更是看出台灣的學生缺乏國際化,清純到被媒體洗腦、被政客操弄、沒膽量跨出去競爭,很認同兩座山大的論點,該做事的立委沒盡責,讓學生鬧事還領薪水,毫無羞恥心。我們都是有小孩的家長,自然會關心下一代的教育,願這一切亂象趕快平息,台灣家庭的撕裂、世代對立才是我們小老百姓比較關心的,經濟循環本來就會起起伏伏,如何教育下一代真的是很關鍵,我們中生代責無旁貸,其實現在的孩子比我們擁有更多的競爭實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