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階級工作消失的真相

【經濟日報╱社論】   2014.03.20

在全球化浪潮下,已開發國家M型化社會加速與遭逢無就業復甦時,總怪罪於新興市場的崛起,進而產生各種悲觀的想法,甚至興起貿易保護主義。然而,當杜克大學教授N. Jaimovich與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授H.E. Siu(以下簡稱J&S)發表以「既是趨勢,也是循環:就業兩極化與無就業復甦(The Trend is the Cycle: Job Polarization and Jobless Recoveries)」為題的研究,深度解讀21世紀的就業市場轉變後,打破了這個幾近共識的歸因邏輯,引起國際重量級財經媒體的高度關注。

J&S指出,美國近10幾年所面臨的M型化社會,實肇因於就業市場發生兩極化現象,亦即例行性(routine)工作逐漸被機器替代,導致工作的屬性逐漸向知識性非例行性〈Non-Routine Cognitive)及人力性非例行性(Non-Routine Manual)工作集中。由於例行性工作是中產階級勞工賴以為生的工作型態,以致於這類工作逐漸消失時,勞工的薪資分配就會發生兩極化現象,進而產生所謂的M型化社會,貧富差距相應拉大。

與過往各界對M型化社會認知不同的是,J&S指出例行性工作消失,多集中在每一次景氣衰退期,之後即便景氣復甦,這些工作也已被更具效率的機器取代,形成工作類型被階梯式消滅的過程,一如2001年及2009年美國所出現的兩次無就業復甦現象。因此,他們認為在科技進步下,M型化現象的擴大既是一個趨勢,也是一個循環。

就業兩極化與無就業復甦的現象不僅發生在美國,全球各地都有類似的情況,台灣也不例外。依J&S定義,民意代表、專業人員、主管及經理人員屬於知識性非例行性工作;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農林漁牧生產人員、機械設備操作工及銷售工作人員等歸類在例行性工作,而服務工作人員則視為人力性非例行性工作。以此對照台灣就業結構可知,2011~2013年台灣知識性非例行性工作、例行性工作及人力性非例行性工作占總就業人口平均比分別為15%、75%及10%;再就這三類工作的平均薪資來看,2003~2012年台灣知識性非例行性、例行性、人力性非例行性工作的平均薪資,分別為新台幣61,386、34,577及25,074元,顯見中產階級的勞動者為台灣社會結構的最主要構成要素。

與美國情況相同,台灣在過去20年間的每一次經濟衰退時,例行性工作都出現過永久性消失,而之後景氣復甦所創造出的工作,多屬於M型化的兩端。如2001~2013年台灣例行性工作消失達5%,但人力性非例行性工作與知識性非例行性工作分別增加14%及27%。由於減少的工作型態是勞動市場占比最大的區塊,而部分增加的工作則屬於M型的兩端,使貧富差距拉大成為台灣民眾的共同記憶。

事實上,此趨勢對政府制定政策具有重要的意涵。過去,政府可在景氣衰退時,透過財政刺激政策或寬鬆貨幣政策創造就業,待景氣復甦後,民間部門的勞力需求就會提高,政府激勵政策即可退場。但在上述的趨勢下,這樣的政策效力已大減。因為,消失的工作機會早被更具生產力的機器所替代,再也回不來了,政府即便提供各種誘因,讓企業暫時增加例行性工作,但當優惠一結束,企業仍舊會選擇利用新技術等較有效率的經營方式,使這些工作機會走上消失一途。

由此可知,科技的快速演變,使就業市場正經歷一場不容扭轉的無聲革命,政府與民眾都需要認清它、適應它,並做出改變。政府而言,應改變目前行政資源配置,降低反景氣循環在政策組合中的比重,將更多資源投入改進教育與產業界銜接不順的問題、輔導結構性失業者學習新技能,使勞動人力升級,避免長期失業的現象惡化個人而言,則應改變過去的「熟能生巧」、「經驗就是一切」的工作思維,積極培養個人創造力與發掘自己的特殊性,提高個人的生產價值,才能夠應對當前高度變化的社會結構

【2014/03/20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中產階級工作消失的真相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8559151.shtml#ixzz2wTqlAXt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股論經~~~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

賢哥不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nshi
  • 我覺得文章內容太過強調工作被機器取代,有點變成資本家的說帖。看看台灣投資中國就知道,網路泡沫的時候,部分留在台灣的中小企業轉型更加自動化,但確有更多大型企業攜帶供應鏈前進中國,而這些人是去中國搞自動化嗎???當然不是,都是去用中國便宜的勞工,看看以投資中國代工為代表的鴻海就知道,在台灣只雇用1萬人,但中國呢??150萬以上。而鴻海有自動化嗎????也是最近幾年中國勞工成本快速上升,才開始講自動化,那自動化在哪邊呢??還是中國。鴻海只是一個例子,基本上大部分的企業,前進世界各國的設廠,其實本質就是要降低人力成本,而這個是最容易最直接可以提高公司獲利的方法。
    至於所謂每次景氣循環例行工作的消失,與起說是機器替代了人工,還不如說,很多企業直接消失,還有更多都跑去國外。而且只說工作消失也不公平,每次景氣循環都會有新興產業的蓬勃發展,也可以提供新的工作機會。
    因此重點還是看企業在台灣當地的投資是否有增加,才有可能增加工作機會,如果這些企業都跑去投資國外,那很自然就是把工作機會給了國外。而台灣的大企業的確都是把大部分的投資都丟到國外去。

    由於台灣大企業都把重心移往國外,尤其是中國。因此政府的當務之急,反而是不用把資源丟給這些企業,也就是說服貿並不重要(除非這些公司都能繳很高的稅,那或許勉強可接受,但大部分都是低稅)。反而是扶植台灣的中小企業或新興產業才是重點,因為這些企業才能在台灣創造大量的工作機會。同樣地,教育跟工作要配合也是重點。

    至於個人方面,我倒覺得不太認同上述文章的思維,因為這個還是把自己當作可憐的勞工,乖乖當打工族。因為在勞工思維之下,每個人都在增加自己勞工方面的工作能力,如果你自己天生比別人差,在同樣的努力狀況下,結果還是很悲哀的。所幸這個世界並非每個人都很努力,因此勞工思維還是有些用,但你得保證你天生不要差別人太多,不然光努力錯誤的方向可就很辛苦了~~而這個還只單單講工作能力,還有職場上的內鬥,可能會把你的努力化為烏有,讓你的能力跟薪水不成正比。

    因此我覺得對於個人方面只有兩點,一個就是吃定國家當公務員(真的是如關中說的高貴的3%公務員),另一個就是創造自己的賺錢之路。公務員就不用說了,你得要是背書達人才考的上,不行就跟小叮噹要記憶吐司(アンキパン)吧:p。至於創造自己的賺錢之路,不論是自己來,又或者當勞工,都可以。只是當勞工上面講過你要跟太多人競爭了,如果是先天不足是很吃虧。因此如果要選勞工的話,最好還是找自己最擅長,又不容易被替代的工作才是正選,當然你還要有能力處理內鬥問題。如果不選勞工是要自己來的,也是得要自己擅長的,同樣最好也能選變化不快的產業,畢竟不快的能做長久(那些做小吃賣超好的,很多都是賺很大開BENZ的)。變化快的,那就要有很強的能力要跟的上節奏。
  • 「一份工作的消失,其背後所隱藏的是一個產業的衰落。」這個觀點大部分的狀況是如此的,但是也有利外。

    我舉一個例子說明,在70年代的大學裡面,有一個科系叫做「紡織系」,隨著產業的外移與末落,各大學裡的「紡織系」也紛紛的改名。但這三十多年來,我們對衣服的需求未曾消失過,舊的布料被淘汰,新機能的布料及貼合技術被研發出來。衣服的需求仍在,只是台灣不可能單純的做代工。因為有技術領先,才有高附加價值。因此這幾年在許多的大學裡面多出了「材料科學系」。因此,紡織業不會是夕陽產業,而是誰能創造出需求。

    個人方面,很認同你的觀點,每一人要去尋找自己的「專長」。因此,我們的教育應該幫助孩子去探索自己的「潛能」,而不是訓練孩子成為考試機器。學習的目標,不應該膚淺到設定「分數與學校」,應該是學習領域本身的內涵(訓練思考邏輯判斷力、組織分析的能力)。然而,台灣的教育現況是如何?相信在你我心中都很清楚。

    鼓勵年輕人,好好的建構一個夢想,努力去實踐。或許過程中會有挫折,但每一次的挫折都會讓你距離夢想更近一步。

    賢哥不錯 於 2014/03/23 18: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